报料微信关注:ihxdsb

2018-11-12 04:17 来源:未知

  张文辉,94岁,生于山西长治,现居四川成都,原四川省军区自贡军分区司令员。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期间,历任八路军抗日军政大学学员、八路军129师战士、排长、连长、队长、副大队长、科长、副团长等职务,参加过百团大战、黄崖洞保卫战等著名战役。晚年著有《生命里的歌》系列回忆录。

  1939年7月,八路军总部兵工部奉朱德总司令和左权副总参谋长之命,将设在山西省榆社县韩庄村的总部修械所转移至太行山脉北端,山西黎城县北境、晋冀两省接壤的黄崖洞。后扩建成当时华北敌后八路军最大兵工厂,武器弹药年产量可装备16个团,被朱德赞誉为八路军的“掌上明珠”。

  张文辉没想到,两年后,这处绝密兵工厂会被日伪军发现。他与昔日的抗大战友奉命赶来,修建工事,并参与作战。在1941年11月,黄崖洞保卫战打响了。

  日军出动5000多人,在飞机、大炮掩护下,从南到北对太行山抗日根据地发动大扫荡。八路军总部特务团在左权指挥下,利用易守难攻地形,与日军激战数日,打了一场成功的阵地防御战。战斗结束,共歼敌一千余人,保卫了黄崖洞兵工厂,赢得敌我伤亡6:1的辉煌战果。

  “我是工兵,主要来负责修建工事。”张文辉说,此战之后,为防止日军再进犯,他们修筑了更为坚固防御工事,使黄崖洞兵工厂周围形成严密防御体系。

  他回忆,左权副总参谋长曾带着他们在崎岖的山路上,艰难行走两天,“他一边走路一边观察画图,一边踩点一边给我们讲修筑防御工事的方法。”

  两天下来,在左权带领下,张文辉等人已经掌握日军可能进犯的主要地段,并开始紧锣密鼓地防御工事、掩体修筑他记得,由于施工紧张,有时候战士们错过了吃饭,左权便写个便条给他们,“让我们去朱德的警卫团吃。记得有一回,我们两个班的人,竟吃了人家半个连的饭!”

  他所在的工兵队伍,经过三个月努力,为黄崖洞筑起两道坚固防御工事。这段时间的接触,左权对张文辉的影响巨大,“虽然修工事的日子很艰苦,但他对我们的关心永远难忘。”他说。

  时至今日,94岁的张文辉还时常想起这位首长。在他印象里,左权为人非常随和、爱兵。有一次,张文辉在工地上和稀泥浆,左权笑着问他,“你今年多大?是哪里的人?”因为紧张,张文辉回答得吞吞吐吐,左权拍着他的肩膀说,“小同志啊,别紧张,胆子要大些,才能多杀几个敌人!”

  1942年5月,日军对太行山抗日根据地发动大扫荡,左权在指挥部队战斗、掩护中共中央北方局和八路军总部等机关突围转移路上,壮烈牺牲,年仅37岁。

  伤痕是军人的一种荣耀。虽然已时隔70余年,但在张文辉头部、背部等位置,弹片留下的这些伤痕,仍清晰可见。在抗战尾声,他们从日军手中攻下邢台、邯郸等地,但也见证身边战友一个个牺牲。他也在后来的一场作战中,被榴弹严重炸伤。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

  (原标题:口述历史·老八路张文辉③|调往黄崖洞兵工厂,在左权指挥下修工事)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