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海军“浪速”号舰长东乡平八郎

2019-02-03 03:07 来源:未知

  “百发百中的一门大炮,要胜过一百门百发一中的大炮。”——日本海军元帅东乡平八郎

  要论谁是日本海军史上首屈一指的人物,很多人会不加思索地提到曾经指挥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偷袭珍珠港而重创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的日本海军大将山本五十六。其实,真正堪称为日本海军史上首屈一指的人物,却是令山本五十六大将也终身仰慕的日本海军元帅东乡平八郎。

  1847年的某一天,在日本鹿儿岛上一户普通人家的简陋木屋里,一个健壮的小男婴呱呱坠地,降生于世。望着这个紧攥双拳大声啼哭不停的男婴,孱弱的母亲怎么也想象不到这条小生命后来会在西北太平洋上搅起震撼整个世界的狂涛巨澜。这个新生的男婴,就是后来威震海疆的日本海军元帅东乡平八郎。

  但在这个小男婴降生的时代,日本正处于幕府政权的封建专制统治之下;与隔海相望的中国清朝政府一样,日本政府实行的是一条“闭关锁国”的基本国策。自1800年开始的五十年间,俄、英、美、法等西方列强到日本要求其开放国门通商的行动也达到50次之多,但均遭到日本幕府政权的顽固拒绝。1851年,急于开辟横渡太平洋航线的美国政府决定采用武力迫使日本“开国”。次年,美国政府任命海军准将佩里为东印度舰队司令和遣日大使。1853年,佩里率领一支由4艘军舰组成的舰队强行驶入东京湾的浦贺港,用高昂的大炮要求幕府接受美国总统致日本天皇的国书,缔结美日通商条约。此时已陷入全面危机的幕府政权,自知无力抵御外来的侵略,被迫接受了美国的要求。1854年3月31日,在潇潇的春雨之中,日美两国代表在日本神奈川签订了《日美亲善条约》。该条约规定:日本开放下田、涵馆,允许美国船只停泊;给予美国最惠国待遇;允许美国在下田派驻领事。至此,日本紧闭已久的国门,开始打开了。1858年秋季,美、英、法、俄、荷五国先后分别与幕府政权签订了不平等的所谓《友好通商条约》。这些被称为“安政五国条约”的外交文件,彻底打开了日本的“锁国”大门;而少年时代的东乡平八郎在童蒙之间就目睹了国家发生的重要变化。1866年,刚刚年满19岁的东乡平八郎告别家乡,前往萨摩藩参加了年轻的日本海军,由此开始踏上了一条充满着炮火硝烟和惊涛骇浪的漫长海军生涯。

  1868年,年仅15岁的明治天皇从幕府手中接管了国家大权,改元“明治”,成为一代“向明而治”的明治天皇。在随后的几年时间里,明治政府大胆革新,采取了一系列有利于日本发展的措施,大力学习引进西方国家的先进科学技术,并改革国内行政机构以适应和促进生产力的发展,使日本迅速走上了资本主义的发展道路,国力倍增。与此同时,日本明治政府明确决定以对外侵略扩张为最高国策,制定出一个将侵略矛头首先指向中国和朝鲜的“大陆政策”,要“开拓万里波涛”,使“国威布于四方”,充分显露出要以武力征服世界的军国主义狂妄野心。时势造英雄;血气方刚的东乡平八郎似乎赶上了好时候。

  1870年5月4日,日本兵部省制定了《大办海军方案》,其中特别强调指出:“军舰的灵魂是军官,无军官,水手则无以发挥其所长;水手不能发挥所长,舰船将成为一堆废铁。······教育海军军官是建设海军之头等大事。”次年2月,日本海军在包括军校学员在内的全体青年军官中精选出12名最优秀的军官,派往著名的海军之乡英国去留学深造;聪明而勤奋的东乡平八郎荣幸入选。从此,东乡平八郎在地球彼岸的岛国不列颠,度过了长达6年之久的海军留学生涯,后又奉命在英国船厂督造日本海军订购的军舰。当东乡平八郎亲自驾驶着“比睿”号巡洋舰回到阔别已达8年的日本时,他已成为一名操着一口标准英语而不乏绅士派头,并对军舰的建造和驾驶等海军全部业务无所不精的高级专家了。

  回国之后的东乡平八郎,立即受到日本海军当局的重用,在短短几年时间里,他先后担任了多艘军舰的舰长职务。1881年,东乡平八郎由海军大尉晋升为海军少佐,1889年晋升为海军大佐;其间还一度调任为第2海军区的参谋长,以培养组织指挥相当规模海军兵力的综合能力。

  到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爆发之前,东乡平八郎海军大佐担任“浪速”号巡洋舰舰长,此时他已是一位拥有近20年专业海军阅历的资深将领了。值得一提的是,中国海军北洋舰队于1891年第二次出访日本横滨时,担任横滨海军基地司令官的东乡平八郎大佐曾仔细参观了北洋舰队的旗舰“定远”号。在参观者们对这艘7335吨的铁甲巨舰感到敬畏不已的时候,东乡平八郎却没有说出一句赞扬的话,因为他从来访的中国军舰大炮没有擦干净且晾晒衣服的现象中认定,这支舰队的战斗力是有限的。东乡平八郎这一冷静客观的独到见解,充分表明他已成为一名经验老道的杰出职业海军军官。历练已成的海军大佐东乡平八郎,只待在海上战场一显身手了。

  1894年初,朝鲜农民领袖全琫准在其家乡全罗道古阜郡领导发动了一场农民起义,其势力迅速扩展。朝鲜国王惊恐万状,无力招架,只得向中国清朝政府乞求援助,请求中国派出军队帮助农民起义。早就蓄谋发动侵朝和侵华战争的日本军国主义政府将朝鲜爆发的农民起义看作是其发动侵略战争的天赐良机,便竭力怂恿清朝政府出兵助剿,要以此作为日本乘机出兵赴朝的口实;并假惺惺地表示日本政府“并无他意”。

  6月初,中国出动海陆军赴朝助剿。6月5日,日本政府组建战时最高统帅部——大本营,并于同日派军队在朝鲜仁川登陆。随后,日军后续部队相继赴朝,其总兵力已超过在朝鲜的中国军队。

  7月10日,为统一海军指挥权,日军大本营取消了按驻防区域划分舰队的体制,将全国海军分编成常备和警备两支舰队;仅仅9天之后,日军大本营又将海军兵力分编成联合舰队和西海舰队。以日本海军主力舰只编成的联合舰队,由海军中将伊东佑亨担任司令官。联合舰队又分编为两个分队,即由4艘日本海军最精良的巡洋舰组成第一游击队,其余舰只一律纳编为本队。东乡平八郎海军大佐指挥的“浪速”号巡洋舰,被编入联合舰队的第一游击队。

  7月17日,日军大本营召开御前会议,决定发动侵华战争。23日,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奉命开赴朝鲜半岛西海岸,要寻机挑起侵略战争。次日,第一游击队司令官坪井航三海军少将率“吉野”号、“浪速”号和“秋津洲”号3舰驶往朝鲜牙山湾,伺机攻击中国舰船。

  7月25日晨6时30分,正在朝鲜半岛西岸南部海域搜索航行的中艘日本军舰,与中国海军北洋舰队的“济远”号和“广乙”号两艘巡洋舰相遭遇。7时52分,在双方军舰相距3000米时,日本军舰不宣而战,突然开炮攻击“济远”舰;中国军舰被迫还击。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济远”号和“广乙”号两艘军舰的官兵们临危不惧,沉着应战。不久,排水量仅1030吨的“广乙”舰即受重伤,舰体倾斜,被迫撤往岸边搁浅后纵火;“济远”舰更是寡不敌众,向西败退,日舰“吉野”号尾追不舍。

  约9时许,正当“济远”舰向西急退时,中国政府雇用的向朝鲜运送陆军的英国商船“高升”号驶到交战海域。9时30分,东乡平八郎驾驶“浪速”号巡洋舰逼近载有1100多名清军的“高升”号,用旗语发布勒令该船“下锚停驶”的信号,并施放两响空炮,以示警告。“高升”号商船被迫停驶。紧接着,“浪速”舰放下一只小汽艇,东乡平八郎舰长派海军大尉人见善五郎登船检查。

  人见善五郎大尉在检查后向舰长东乡平八郎报告:“该商船系清国所雇,船中载有清兵1100多名和武器,本月23日离开大沽,正要驶往牙山。”东乡平八郎立即下令要将“高升”号及其所载之清兵,全部俘获回日本。“高升”号上的清军官兵们愤怒不已,表示决不服从日舰的命令。英国船长在无奈之下,只得请日舰再派人来谈判,并对日方代表说:“华人拒绝高升船当作俘虏,坚持退回大沽口。考虑到我们出发时尚在和平时期,即使已宣战,这也是一个公平合理的要求。”

  东乡平八郎获悉“高升”号提出的要求后,决心采取武力行动,他下令发信号通知“高升”号上的欧洲人立即乘小艇离船。但中国士兵已控制住“高升”号上的全部救生艇;英国船长只得回信号表示:“我们无法离船”。东乡平八郎随即下令在“浪速”号的桅杆上升起表示危险的红色信号旗帜,并驾舰驶至距“高升”号约150米处,用右舷前端的鱼雷发射管发射出一枚鱼雷;就在鱼雷击中“高升”号左舷的一瞬间,“浪速”舰右舷的6门大炮对准“高升”号实施了猛烈的一舷齐射。鱼雷击中了“高升”号的煤舱,引起滚滚浓烈的黑烟;炮弹击中了“高升”号的锅炉,使其炸裂,造成热浪扑人的白雾喷射。

  在极其险恶的情形下,“高升”号上的清军官兵们临危不惧,视死如归,纷纷用手中的步枪向日舰射击。13时30分,“高升”号商船沉没,清军官兵纷纷落入海中。东乡平八郎竟然丧心病狂地命令出动小艇,向落入海中的已丧失抵抗能力的清军官兵进行残忍的射杀。在日本海军强盗的血腥屠杀下,“高升”号上的700多名清军官兵英勇殉难。

  丰岛海战结束后,东乡平八郎继续指挥着“浪速”号巡洋舰巡弋在甲午战争的海上战场。9月17日,“浪速”号巡洋舰随日本海军联合舰队主力作战编队,在黄海北部大鹿岛西南海域与中国海军北洋舰队主力作战编队相遭遇,进行了一场世界近代海战史上非常著名的黄海大海战。在这场历时达5个小时共有20余艘军舰卷入的海上大激战中,东乡平八郎指挥“浪速”号巡洋舰随第一游击队作高速而灵巧的机动,使北洋舰队遭受重创。

  1895年初,日本海陆军共同发起旨在全歼北洋舰队的对山东半岛的强大攻势。东乡平八郎继续指挥“浪速”号巡洋舰参加了此次战役的全部作战行动。经过20多天的进攻,日军终于将北洋舰队全数歼灭于威海卫军港。1895年4月,由于在战争中屡建“战功”,海军大佐东乡平八郎被晋升为海军少将,从此跻身于日本海军的将官行列。5月,东乡平八郎出任日本海军南方舰队司令官,率舰队护运陆军近卫师团入侵台湾。1898年,海军少将东乡平八郎晋升为海军中将。1900年,东乡平八郎再次受领重任,担任日本海军常备舰队司令官,率舰队参加了八国联军的侵华战争。一系列的征战行动,使东乡平八郎在日本海军中的地位日趋上升。

  由于联合舰队在甲午战争中取得了至关重要的战绩,因此日本海军在此后的作战编成中就一直沿用了联合舰队的编法,以致于在日本海军内部形成了这么一种倾向:联合舰队才是日本海军的中坚力量;而联合舰队司令长官的职位,则被全体日本海军军官们视为终身追求的最高荣誉。而东乡平八郎在1904年的日俄战争中,以无可争议的优势,轻而易举地获得了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司令长官这一要职,并晋升为海军大将(相当于海军上将)。

  1904年,在争夺远东地区霸主地位的日俄战争中,曾经在十年前击败中国海军的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再次粉墨登场。1904年2月5日19时15分,日本海相山本权兵卫男爵向联合舰队司令长官东乡平八郎大将发布了出击的书面命令。

  次日凌晨1时,联合舰队在旗舰“三笠”号上召开紧急军官会议,在传达了山本权兵卫海相的命令之后,东乡平八郎司令长官发出了联合舰队的第一号命令:“我联合舰队即刻由此开往黄海,以歼灭旅顺口及仁川港的敌舰队。······此战确关系国家安危,诸君务必努力。”此时,俄国海军拥有252艘舰艇,共计80余万吨;其中太平洋舰队拥有60余艘舰艇共计19万吨。而日本海军仅有138艘舰艇,共计约26万吨,从规模上明显处于劣势。

  精通战争的东乡平八郎决定采取不宣而战、先发制人的行动。2月6日当天,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就悄无声息地驶出佐世保军港,在俄军舰队驻守的中国辽东半岛南端旅顺口军港之外40海里处集结锚泊。在月黑风高的2月8日深夜,东乡平八郎指挥日本联合舰队的舰只,开始了对俄军舰队的连续突袭,击沉击伤十多艘俄军主力战舰;俄军舰队全部被迫退守于旅顺口军港内。10日,日俄两国正式宣战。此后,东乡平八郎指挥联合舰队布设水雷,将俄军舰队严密封锁在旅顺口港湾内,并先后向俄军舰队实施了八次袭击。

  日本海军联合舰队获得制海权后,日本陆军相继从朝鲜半岛及中国辽东半岛大批登陆。随后,日本海陆军对旅顺口的俄军实施了大规模长时间的海陆夹攻,使俄国海军驻中国旅大地区的舰艇部队几乎全部损失殆尽。后来在1905年1月2日,俄军旅顺口要塞司令官斯特塞尔将军率俄军残部投降。

  1904年8月,俄军在旅顺口处于困境,沙皇俄国政府决定从波罗的海舰队抽调舰船组成太平洋第二分舰队,远航开赴远东地区以作增援。这支由38艘军舰和13艘辅助船只组成的浩大舰队,经过长达8个月之久与18000海里之遥的海上颠沛,终于在1905年5月底疲惫不堪地驶近了日本海海域,再有3天航程即可穿越对马海峡抵达目的港海参崴。

  而当俄国增援舰队尚在远航途中时,东乡平八郎就率领日本联合舰队进行了以逸待劳的严格训练,他提出了一个著名的练兵宗旨——“百发百中的一门大炮,要胜过一百门百发一中的大炮”。5月27日凌晨,日本侦察船向联合舰队旗舰“三笠”号发来电报,报告发现俄军增援舰队正驶向东乡平八郎司令长官预料之中的对马海峡方向。仅仅两个小时之后,东乡平八郎乘坐的“三笠”号旗舰高奏着日本海军进行曲,桅杆上高悬着“国家命运在此一战,全体官兵奋勇杀敌”的战斗旗帜,率领舰队驶出镇海湾,扑向疲惫已久的俄军舰队。

  27日14时,日俄两支庞大的海军舰队开始交火,爆发了举世闻名的对马大海战。精于海上机动战术的东乡平八郎司令长官将联合舰队的军舰分编成两大战术群,对排成纵队航行着的俄军舰队实施穿插和分割包抄。为争得有利的战场态势,东乡平八郎大将非常大胆而果断地作出了一个严重违反常规的“敌前大回头”的决定,用一定的伤亡代价使联合舰队首先抢占了“T”字横头对舰攻击的有利阵位,继而又利用舰炮的优势实施与敌舰队平行航向的舷向攻击行动。经过一个昼夜的激战,东乡平八郎的联合舰队终于取得了极其辉煌的战果:俄国太平洋第二分舰队几乎被全部歼灭,其38艘军舰有21艘被击沉,9艘被俘,损失总吨位高达20万吨之巨;俄军官兵死亡4830人,被俘6106人。而日本联合舰队仅损失了3艘鱼雷艇共计300吨之微,另有117人阵亡,583人受伤。

  俄国太平洋第二分舰队在对马海峡的全军覆灭,对日俄战争的整个战局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1905年9月5日,沙皇政府接受日本政府提出的媾和条件,战争宣告结束。至此,日本最终确立了在远东地区的头号霸主地位,而东乡平八郎大将及其联合舰队再次成为其争夺霸权的“功臣”和急先锋。

  日俄战争结束后,东乡平八郎在国内的声望迅速上升到顶点。1905年,东乡平八郎大将出任日本海军军令部部长,并获伯爵封赐,列为华族。1913年,东乡平八郎大将获得海军元帅封号;次年,他担任东宫御学问所总裁。1934年,奄奄一息的东乡平八郎元帅被晋封为侯爵后,即在东京病死,终年86岁。东乡平八郎元帅在其长达半个多世纪之久的海军生涯中所取得的“辉煌战功”,决定了他在日本海军史上无以伦比的偶像地位。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