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其改变为一个陆军整体性网络

2019-04-26 21:12 来源:未知

  美国陆军网络司令部(ARFORCYBER)是为美国网络司令部(USCYBERCOM)提供支持的陆军功能组成部队。任务是计划、协调、整合、同步、指导并实施网络行动,保卫所有的陆军网络和任务目标。当指令下达时,我们随时准备着开展必要的网络空间行动,确保美国和盟友在网络空间的行动自由。

  作为陆军功能组成部队将与美国网络司令部密切协调,组织网络空间部队,对其进行培训并加以有效装备,对美国网络司令部的整条战线提供支持。我们还将采用陆军任务和部队能力需要的排序、协调和验证为美国网络司令部提供支持。这种同步关系将加强态势感知,并实现整个网络空间行动范围内更有效地协调。此外,当美国网络司令部下达指令时,我们将支持联合特遣部队的建立。最后,陆军网络司令部将提供国防部信息网络中陆军部分共享的态势感知,为网络空间行动提供支持,因此美国网络司令部司令可以使用一套通用联合作战网络图有效地指挥和控制作战。

  作为美国陆军网络司令部即将赴任的指挥员,我还将努力确保陆军与其他军种和作战司令部紧密协调,确保作战指挥员为完成他们的联合任务接收到网络行动支持。

  2004年,认识到维护者与供应商之间的合作对于保护陆军网络的重要性,陆军把陆军计算机应急响应小组(ACERT)和陆军全球网络作战与安全中心(AGNOSC)合并组建了单一的威胁管控中心,驻地位于弗吉尼亚的贝尔沃堡。这一新的协作机构不仅确保了强大的网络防御能力,而且有能力保护网络中保存内容的完整性与有效性。

  截止到2006年9月,陆军认识到计算机网络作战已经演变为更大的网络空间作战任务集。因此,它下令第1信息战司令部整合、协调并同步陆军计算机网络作战。不过,仍然需要更高一级的作战领导层以便对这一任务实施监督。

  为了满足这一要求,2008年1月,陆军指定网络事业技术司令部(NETCOM)/第9通信司令部(陆军)和美国陆军情报与安全司令部(INSCOM)的指挥员在美国陆军空间与导弹防御司令部(USASMD)/陆军战略司令部(ARSTRAT)指挥下分别担任负责网络行动与网络战争的副司令。这一新的体系让一位胜任的三星中将负责陆军计算机网络作战,并提供各种计算机网络作战所需的能力。

  2009年6月23日,国防部长发布了指导各军种的备忘录,在2010年10月具备全面作战能力的目标日期之前,各军种要成立适当的组成机构为美国网络司令部提供支持。为了回应这一备忘录,在过去的一年,陆军指定美国陆军空间与导弹防御司令部/陆军战略司令部作为它的组成部队为美国网络司令部提供支持。

  不过,预见到网络空间任务在全球范围内不断增加,陆军确定它需要一个单纯关注网络空间作战的机构。2010年2月,陆军批准了一项建议,成立一个单独的司令部专门负责网络任务。2010年10月1日,陆军网络司令部承担起网络使命,把所有的努力空前地团结在一起,并且使在网络领域内开展活动的所有陆军部队保持同步。

  简言之,在过去十年中,陆军内的各种因素因为网络、信息和计算机网络作战实施了一系列重大举措。不过,这些举措缺乏统一的指挥与控制,以便完全整合起来,为国防部和国家性的网络作战提供支持。组建陆军网络司令部的目的,是为了把遍及全球的陆军网络连接起来,全面整合陆军计算机应急响应小组,并且借鉴美国陆军情报与安全司令部网络空间部队的经验与能力。在一个单一的司令部之下重组陆军现有用于网络作战的资源将给我们提供足够的能力,以便成为美国网络司令部一个胜任的业务部门,为它的任务提供支持。

  我们首要的任务是为美国网络司令部保卫国防部网络和我们的国家提供支持。为了成功完成这一工作,我们必须能够在联合环境下展开行动,我们要涉及到的领域,不仅只是美国网络司令部、各部门司令部和我们兄弟军种的部门,而且包含其他各部、机构以及私营实体。因此,随着美国网络司令部建立起它的运作流程,陆军网络司令部必须同时建立并发展与我们兄弟军种的有效联系。我期望在美国网络司令部实现集中协调与计划之间的平衡,并与我们兄弟军种的单元实现运行数据和资源的日常交流。在内部,陆军必须平衡陆军网络司令部根据战区任务、职责与优先权实施的集中指挥与控制。作为一支作战部队,陆军在网络领域有着强大的竞争力:全球存在、丰富的远征经验和全谱作战能力。我们将把我们的能力有效整合进美国网络司令部的联合作战与制定计划工作当中,这样我们就能为美国网络司令部的联合任务提供全面支持。

  陆军擅长达成传统的军事影响,为指挥员的作战目的提供支持。不过,在全球网络领域,由于行动通常以网络速度发生,跨越国境,而且经常涉及多个国家及非政府角色,战术行动可能会导致意想不到的严重战略后果。由于敌人的活动带来了挑战,其间接影响同样是难以预料和充分了解的。我们的对手从网络空间这个相对来说不受限制的环境中受益。

  这些网络空间的问题和约束因素需要实施更为强有力的手段保卫我们的网络和国家网络利益。为了有效保卫我们的网络,威慑、压制敌人,我们必须提高情报和网络战能力。这就需要在国家战略的规模上不断投入。我们还必须在在国防部网络机构内部和各机构之间建立起内部流程和程序,使各权限下的网络空间活动相互一致,更加有效的为网络作战提供支持。

  实现这些目标根本性的第一步包括提高我们的能力,更好地了解网络。我们将通过打破网络原来相互迥异、松散的联盟形式,将其改变为一个陆军整体性网络。这将使我们建立起对于网络的集中控制,使我们更加全面、一体化地看待网络问题。在已经完成这一目标的基础上,我们可以深入网络建立积极的防御体系。

  不过,人员是改善我们的能力以便在网络空间中有效作战全部工作的核心。在网络空间中,第一条防线是用户。为了有效作战,我们必须改变我们的文化。每一个个体必须了解网络空间是一个竞争性的环境,必须加以保护。第二条防线是我们的网络专业人员队伍,他们保卫我们的网络并确保其正常运行。依靠经过良好培训和更为专业的专家,就像我们在传统的动能战场环境中赢得胜利一样,我们也会赢得在网络空间的这场竞争。为了达成这一目标,我们必须提高培养网络专业人员的能力,并留住他们。大量资源,包括时间和资金,是在今天的环境下培养网络人才的必要条件。一旦培训了专业人员,我们面临的问题就是如何留住他们,为军队服务。在整个公共和私营部门,他们的技能都是出类拔萃的。留住训练有素的网络专业人员的重要性不能被低估——这样做对于维护我们有效实施网络作战的能力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为了高效完成网络任务,陆军网络司令部按照所附的组织结构图那样组建起来。它包括网络事业技术司令部/第9信号司令部(陆军),并把作战控制与网络部队分派给美国陆军情报与安全司令部。新成立的陆军网络作战与集成中心(ACOIC,Army Cyber Operations and Integration Center)将成为我们指挥、控制与同步的重心。

  网络事业技术司令部/第9通信司令部(陆军)的司令将担任陆军网络司令部主管网络作战与防御的副司令。在功能方面,她控制4个战区通信司令部,分别为美国北方和南方司令部、美国太平洋司令部、美国中央司令部以及美国欧洲与非洲司令部提供支持,还有一个通信旅为驻韩美军提供支持。这些在前方部署的通信司令部和通信旅在陆军中是独一无二的,在这些战场上为陆军网络司令部提供前沿网络作战与控制存在。美国陆军情报与安全司令部司令将担任陆军网络司令部负责网络战争的副司令。

  陆军网络战与集成中心是所有陆军部队与网络空间相关活动的指挥与控制中心。利用现有和不断演变的条令,以及从长久和未来作战中学到经验教训,陆军网络战与集成中心将确保各级陆军人员接收到清晰、简明和及时的指令,以便在网络空间中实施全谱作战。陆军网络战与集成中心还把陆军人员和机构整合到一起,报告在网络领域中出现的异常情况。陆军网络战与集成中心严阵以待,对所有陆军网络空间中可能影响我们国家安全的行动保持密切关注,并与陆军其他司令部、其他军种的对应单位以及美国网络空间联合作战中心共享相关信息。

  为了确保陆军网络战与集成中心与美国网络司令部完全嵌套,并能够无缝对接,陆军网络战与集成中心实实在在地确定了大约25名人员,让他们融入美国网络司令部联合参谋部。这些嵌入的人员将确保陆军网络战与集成中心与美国网络司令部紧密合作,使前者可以利用美国网络司令部独特的资源与功能。随着陆军不断在网络空间作战能力方面寻求优势,陆军网络战与集成中心将充当实现进步的枢纽。它将包括致力于未来规划、能力评估以及演习和培训的训练有素的人员。这种组织结构将确保陆军维持经过适当训练与装备的人员编制,以便有效应对当前及未来在网络空间遇到的挑战。

  未来的挑战将包括网络空间事件的反应速度,以及如何应对这些事件在全球范围内产生的影响。当然,网络空间的边界往往不是那么清晰的。一些因素(如设备的所有权、设备的用户以及设备所在位置)影响了对于网络空间边界位于哪里的解读。网络空间事件可能同时发生在多个地理位置,这进一步造成了决定的复杂性。陆军网络战与集成中心将帮助美国网络司令部联合作战中心把国防部以及联盟伙伴和盟友网络空间的全球可用性最大化。

  我们国家和军队对网络领域和信息技术的依赖,要求我们对网络功能进行投资,提高必需的技能,保持我们在网络空间中自由行动的能力。我们的指挥、控制和后勤系统有相当一部分依赖于网络技术。因此,我们必须在教育、培训和经验学习方面作出重大投资,了解新趋势,开发并部署新的功能,有效抵御网络空间新的威胁。

  除了由陆军组织的培训,如计算机基础网络作战策划师课程,陆军还利用了联合网络空间培训课程,如国家安全局系统与网络跨学科计划。

  认识到陆军独特的网络空间培训需求,美国陆军训练与条令司令部于2010年2月开始正规的“网络空间/电磁大赛”基于能力的评估。这种评估由位于堪萨斯州沃思堡的美国陆军诸兵种合成部队中心领导,将评估在条令、组织、训练、物资、领导权、人员和设施(DOTMLPE)等方面存在的差距,提供额外的见解与分析,并解决陆军各层级存在的问题。这一工作将导致对所需培训和人员的全面评估,对于实施有效的网络空间作战和电磁频谱作战非常必要。我们期望下一年得到基于能力的评估结果。

  为全面建立陆军网络司令部总部,陆军将把总部设在国家首都地区,还将重新调整士兵和文职人员进入必要的陆军网络司令部总部岗位。该司令部总人数将包括21,000名士兵和文职人员,遍及全球各地。陆军网络司令部将包括现有分配给网络事业技术司令部/第9通信司令部(陆军)的人员、部分第1信息战司令部(地面)人员,以及从美国陆军空间与导弹防御司令部/陆军网络司令部得到的资源。此外,来自于美国陆军情报与安全司令部的人员将在与网络相关的活动中为陆军网络司令部提供支持。

  总部与陆军网络战与集成中心的人员配备水平将通过对现有和新的任务集进行广泛分析,与其他军种网络机构对比分析并经过人力资源研究决定。随着这一机构的不断成熟,人力水平将根据“网络/电磁大赛”基于能力评估以及在未来18个月内后续进行的人力研究不断提高。

  当前的陆军网络是一个松散的区域联盟和以司令部为中心的单位,安全级别、网络的可视性以及控制水平各不相同。我们网络技术发展蓝图的第一步,是有能力“看到”网络。陆军正在通过把网络转向集中控制实现这一目标,然后提供具有通用工具集的网络,可以就将要发生的事情生成一张可预测并且可重复的图像。这将把由陆军管理的陆战网(LandWarNet)转变为一个单一的陆军单位网络,使安全态势标准化,建立起可视性,能够在战斗力生成与作战部署之间无缝过渡。虽然这些工具设计的目标是为了呈现网络健康与繁荣的图像,但它们完全不会告知指挥员在网络中正在发生的事情。

  下一步是通过实时态势感知、单一报告、共享可视性以及主动防御“了解”我们的网络中正在发生什么事情。

  这将使作战指挥员在复杂的多领域作战的背景下,基于风险做出决策。反过来,这种经过扩展的报告和意识将使更高一级的指挥员在战区或全球影响的背景下更好地对风险进行评估,然后在合适的级别采取适当的行动,在网络空间内使任务得到保障。

  最后一步是有能力“理解”我们所“看到的”并采取相应的应对措施,防止威胁在网络空间内获得优势。我们可以通过整合全谱网络作战实现这一目标。一旦我们可以足够明了并了解我们的网络环境,对于威胁以“网络化的速度”采取主动行动和防御,我们就可以开始把网络空间作为一个领域加以利用,在这一领域,联合部队指挥员可以调遣部队。

  要把网络空间作为一个领域加以充分利用,我们必须不断努力利用新技术。要做到这一点,陆军网络司令部将不断创新陆军的采办流程,使我们能够跟上迅速变化的技术步伐,不必担心采办系统的财政廉洁问题。国会、国防部、作战司令部以及各军种进行的一些研究表明:制定并完善与网络空间相关的采办流程对于达成并维持网络空间的优势非常重要。如,采办周期一般要花费两年或更多的时间,这不能满足重要任务的需要。

  陆军必须重点关注三个领域。首先,我们必须建立网络空间的科技计划,利用私营部门和学院产生的新兴能力。其次,陆军必须寻求、应用网络空间特定的收购和采购政策,让作战人员在一个极富效率的时间表里对有前途的网络技术进行研究、开发、测试与评估。最后,陆军需要一套快速开发并装备的流程,内嵌陆军在装备驻阿富汗和驻伊拉克部队过程中已经非常成功的用于快速装备流程的陆军作战研发。

  如果没有充分利用网络空间科学和技术的进步,机关要及时进行研究、开发、测试和评估,并采取手段迅速转化已经成功的技术,陆军和联合作战人员要努力奋斗,需要迅速采购必需的技术和基础设施,弥补我们与敌人之间的差距,并对威胁做出应对。

  随着陆军把网络空间整合到当前及未来的部队体系和作战观念当中,我们必须应对如何把工作融入全谱作战的挑战,并解决兵力生成与部队作战中存在的问题。美国陆军训练与条令司令部已经就网络概念发展问题与陆军利益相关者进行了协调,2011年1月公布了《网络空间作战概念能力计划》(Cyberspace Operations Concept Capabilities Plan,CCP),这一计划列出了陆军在2016——2028年时间段期望实施的网络战框架。《网络空间作战概念能力计划》是用于网络的基于能力评估的第一步,并且与陆军用于指挥、控制与同步的条令——战场手册3-0版(《作战》)、陆军用于作战的拱顶石条令密切嵌套与更新。

  随着我们在网络空间作战中不断获取经验、提高能力,陆军网络条令的发展必须与更广泛的联合条令密切嵌套。陆军与其他军种一起,已经参与了美国战略司令部用于网络空间作战的联合测试版草案的制订。此外,陆军一直与兄弟军种和联合参谋部密切合作,为美国战略司令部网络空间作战概念的起草提供支持。

  我们正处在研究、起草可行性概念以及一套宏大的网络理论框架的起步阶段。我们的国家、国防部和联合作战人员将需要新的和升级的政策、观念与条令,以便与狡猾、不断发展的敌人有效作战,这些敌人利用网络空间加强他们的能力。为了打赢未来战争,我们不仅必须智取潜在的敌人,而且必须在战略、战役和战术上比我们的敌人思考得更为深刻。知远/铁木

  3名辍学少年为筹钱上网,持刀连抢2名学生的单车,被警方抓获,涉嫌多宗抢学生单车案。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