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飞行员年轻帅气阳光 驾机作战如猛虎下山遭

2019-02-03 03:16 来源:未知

  1906年,中国航空先驱冯如先生提出“航空救国”的主张,得到孙中山先生的大力倡导。为响应号召,1931年,广西人民节衣缩食,筹办空军,创建航校,开启了八桂本土航空事业。广西航空学校先后培养了90名飞行员,建立了一支颇具实力的广西空军队伍。广西航校培养的飞行员在南宁、昆仑关,河南归德、周口,湖北武汉,广东南雄,江西南昌等地的空战中与日机激战,先后有何信、黄莺、韦一青、马毓鑫等15名师生壮烈牺牲。

  马毓鑫(1909—1938),出生在桂林西门回族马氏家族,父辈弟兄五人,其父马瑞桦排行第二,在马毓鑫幼年时不幸染疾归真。母马氏是白崇禧将军夫人马佩璋的姑母。马毓鑫幼年在舅父及伯、叔家中轮流生活成长。马氏家族以书香传世,小马毓鑫受到良好教育,16岁考入皇城内的广西第二师范,20岁以优异成绩毕业,旋即考上广州中山大学。就读中大的第三个年头,1932年春夏间,广西当局选拔人才,准备送去英国学习飞行技术。马毓鑫为报效国家,毅然投笔从戎,回到家乡,参加飞行学员选拔,成为最初当选的14名优秀青年中的一员。

  由于经费有限,英伦求学最终未能成行,改往南宁军校特设的飞行班参加训练,同时,当局又在邕、柳、桂、梧四地,新招收了16名青年,30位八桂子弟组成了广西航空学校飞行第一期。1932年底,国民革命军第四集团军航空学校在柳州帽盒山机场的校舍建设完毕。马毓鑫和同学们迁往柳州继续训练,开始了单独飞行实战训练。

  当时蒋桂之间矛盾不断,为防止蒋系特务组织的渗透,1933年,广西航空处成立了一个“革命同志会”,由航校校长,容县人冯璜(1900—1994)负责领导,“最先吸收最优秀的飞行学生吕天龙、朱嘉勋和‘李白’高级干部有关的学生如唐健如、何信、马毓鑫等,宣誓入会。”

  1934年4月1日,柳州的广西航空学校正式启用,7月,第一期飞行班举行毕业典礼,共有25名学员获得毕业学籍,桂林籍学员何信、马毓鑫名列其间。

  此前,广西空军已经正式组建了两个飞行队,购买了20架日本军用飞机,并聘请了十余名日籍教官任教,把日本空军战术全部搬到广西航校来,分阶段给予详细讲授及作业。马毓鑫编入第二队,继续见习训练。

  航空训练非常艰苦,早在飞行班开班不久,30名学员中便有韦树高、韦振纲两名同学因适应不了空中飞行而辍学。到1934年结业前,又有黄渊明、苏武超两名学员在训练中殉职。

  到抗战爆发前,广西空军拥有作战飞机20余架,飞行员70余人(包括飞行教官),机械人员60—70名,还有十几名轰炸员。抗战开始后,广西人民顾全大局将用血汗创建的空军,无条件交与国民政府统一指挥。广西空军由中央空军接收,主力被编成空军第三大队,马毓鑫任第三大队三十二中队上尉分队长。

  1938年1月,日军战机侵犯南宁上空,马毓鑫和他的战友们驾战机飞上蓝天,以5架过期旧飞机的微弱实力,多次阻挡了数倍于我的日军战机、轰炸机对南宁的侵犯,马毓鑫击落敌机一架。这是广西空军组建后,首次空中实战。

  桂林乐群社,位于中山中路今邮电大楼一带,社内分旅社、中西餐厅、浴室、游泳池及诸多文化和体育设施,主要业务是招待因公往来人员食宿,其次是组织文化娱乐活动。1938年春的一天,驻守南宁机场的马毓鑫因公回桂,下榻乐群社,《全面战周刊》的桂林籍女记者怀谛闻讯,专程前往采访。

  怀谛与马毓鑫是青梅竹马的发小,怀谛的采访全文,以《广西空军一鸣惊人》为题,刊载于1938年4月20日出版的《全面战周刊》。这是马毓鑫生前唯一一次接受媒体采访,他面对记者,侃侃而谈,详细叙述了战斗的全部经过:

  “这是一月八日的上午,天气挺好,我们准备到机场驾机练习,练习驾驶,几年来这成了我们最有兴趣的工作,也和有兴趣的游戏一样。忽地里,防空处的电话来了,据说敌机十六架自北海附近海面起飞,经过钦县,有向南宁进袭模样,同时警笛也跟着喔喔地响了起来。于是我们赶到机场。起飞仅有的五机应战。

  “敌机真的来了,在远远凌乱地飞着,一群七架,从南面飞来,一群九架,从东面飞来。我机虽少,才是五架,但也分为两队,分头与敌遭遇。就在离市不远的上空,发生激烈的战斗。真滑稽可笑,我们的枪一响,敌机便马上慌张地闪开,丝毫不能联络。究竟我机太少,阻挡不住,给一部分敌机钻到机场和军校投弹。我们在空中东追西击,混战了几分钟,敌机才先后逃回,不过我们的枪弹在他们每一架机上打下了记号。

  “同日下午两点钟,敌机又来了。我们每一个同伴都说:‘大概他们想留下几架在这里吧。’于是我们又升起了五机,这次敌机来了十一架,还是分两群由东南方进入邕市上空。见到敌机,像是见到平时的浮靶一样,我便向前飞去,开枪扫射,同伴四机,也没有一架愿意落后,一对二,我们开始激战。持续了十五分钟,我们的枪弹在敌机上‘绣’下了不同的花纹,结果敌机重伤两架逃跑离去,其中一架沉落于北海海面,人机同归于尽了。”

  南宁空战后,马毓鑫分队仍留在广西境内。7月初,日军逼近武汉,三十二中队奉命调驻汉口,汇合第七、第八两中队参加大武汉保卫战。武汉上空,警报频繁,常是警报刚发敌机即到。马毓鑫和战友们常常是在这样紧急的情况下起飞迎战敌机,马毓鑫和他的战友们为保卫武汉三镇的安全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1938年8月下旬,日军每天都派机轰炸粤汉铁路,企图切断我运输动脉,造成交通瘫痪。马毓鑫所在中队奉命保证铁路畅通,8月29日,由中队长吴汝鎏率队,驾全队剩余的9架飞机进驻广东南雄。

  中队抵达南雄,尚未来得及修整,次日清晨,空袭警报便打破了群山的宁静。敌机96式两批各11架,95式数架组成战队,分别从汕头和三灶岛向南雄飞来。

  马毓鑫奉命驾机起飞后,迅速攀上1.8万公尺高空,正逢敌96式机群向南雄扑来,位于我前偏下方。马毓鑫与战友利用居高临下的优势,各选目标俯冲攻击,敌机即被冲散,上下翻滚,企图逃出射击圈。马毓鑫等如猛虎下山,衔尾射击,势不可挡。敌机数架先后冒烟着火,阵脚全被打乱,无力还击。

  捷报传来桂林,《全面战周刊》记者怀谛立即赶赴南雄前线……只采访到了马毓鑫分队成员韦善谋。马毓鑫的青春生命已经献给了祖国的蓝天。

  韦善谋对记者讲述了这场惨烈的空战:“这次,我们经过四十八分钟的苦战,连在空中警戒的时间,共计是一点三十三分钟,这可以说是同僚的努力,创造了历次空战中没有过的最长时间的记录。并且还击落了敌机八架,吴队长汝鎏,朱队长家勋、马分队长毓鑫和杨永章、韦鼎烈同志各击落一架,另一架给唐信光同志击伤逃逸去了。所不幸的是我们忠勇的大队长吴汝鎏君和分队长马毓鑫君,因杀敌过勇,反受敌机包围,竟以身殉国了!”

  激战40分钟后,突然另一批96式和95式敌机先后加入战斗,我方顿成劣势,各被多架敌机攻击。马毓鑫在追歼一架敌机时,被另一敌机袭击,强迫降落于南雄城南河堤上,飞机撞翻。马毓鑫两足折断,虽送医院急救,终因流血过多,医治无效,为国捐躯。

  1938年9月,马毓鑫的遗体与空战阵亡烈士何信的遗体均运回桂林举行公祭。

  民国二十七年(1938)是抗战开始的第一年,广西人便为对日空战奉献了7位空军英烈,除马毓鑫外,另6位是何信(1913—1938),桂林市人;莫休(1912—1938),阳朔县福利镇青鸟村姑婆寨人;蒋盛祜(1913—1938),广西兴安高尚乡高清村人;李膺勋(1910—1938),广西陆川滩面乡上旺村人;梁志航(1914—1938)宾阳县人;黄莺(1911—1938)宜山县龙头乡九磨村(今属都安县)人。当年《克敌周刊》曾刊登启事,征集材料,筹备出版《广西空军七烈士》。

  马毓鑫壮烈殉国,时年29岁。牺牲时未婚,无子嗣。1980年,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追认马毓鑫为革命烈士。

  不追随潮流,总引领潮流。我们专注本地生活,挖掘口碑潮店,推荐时尚潮人,好玩的、独特的、时尚的、新奇的都可以在这里找到!

  【有态度的城市生活指南】鲜城南宁,每一天一个吃喝玩乐精选,带你发现不一样的南宁。做最靠谱的本地吃喝玩乐精选推荐!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