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运周由于拜见黄维

2018-10-16 21:17 来源:未知

  黄维与廖运周都是中国近代史上的著名人物,他们同为蜚声中外的黄埔军校毕业生,两人曾携手抗击日军,在中华民族史册上写下了灿烂的篇章。然而,因信仰不同,两人最终走上了不同的道路。早已加入中国的廖运周在淮海战役中率部起义,最终使黄维兵团全军覆没,黄维本人亦被解放军俘虏,两人由此分道扬镳。待被俘后的黄维认真接受教育,完成思想改造后,两人又尽释前嫌,直叹人生变幻莫测。

  黄维(1904-1984),江西贵溪盛源乡人,黄埔军校第一期毕业生,第十二兵团中将司令。

  廖运周,原名冠洲,别号汇川,1903年出生于安徽省淮南市凤台县廖家湾。廖运周天资聪颖,河南中州大学肄业后即于1926年春考入黄埔军校第五期炮科,后随炮科迁移至武汉。在武汉军校学习期间,廖运周由中共著名兵运专家靖任秋介绍,加入了中国。

  1927年7月,廖运周从黄埔军校炮科毕业,后被派任武汉国民政府第二方面军炮兵团少尉见习排长。8月1日,震惊中外的南昌起义爆发,廖运周随即加入起义军,任二十五师第七十五团团部上尉参谋兼警卫连连长。南昌起义后,起义军南下潮汕失利,廖运周无奈辗转赴上海、南京,后返乡。第二年,受中共指派,他到皖北寿县筹办学兵团,任国民革命军第三十三军学兵团中尉教育副官,后学兵团因故解散,廖运周又回到廖家湾,建立了党支部,并发动“六六”雇工罢工,参加了阜阳、正阳关武装起义。同年,廖运周出任第一集团军第四军团参谋处上尉参谋,12月调任第九十六师参谋处上尉参谋。当时,中央顺直省委军委书记张兆丰领导该部秘密党组织,廖运周是主要成员之一,他们曾策动安庆兵变,通电讨蒋。此后,廖运周历任连长、www.656.net营长、团长、并率六五六团参加了台儿庄会战,他在战斗中身先士卒,屡立战功。

  黄维和廖运周的交往是从1938年的武汉战役开始的。当时武汉会战正酣,侵华日军淞浦师团被中国军队重重包围。处于包围圈之外的日军一部受命向东进攻救援淞浦师团。当这股日军援兵直扑德安时,军第九战区司令薛岳为保证会战战果,全歼日军淞浦师团,除令5个师南下堵口子外,还令防御面过大的守军适当收缩集中。廖运周的六五六团在这样的背景下,随大部队转移阵地,赶往战场前沿。

  彼时,廖运周的六五六团刚在茨芭山胜利地袭击了日军的辎重队,缴获了大批辎重和其他战利品。闻知黄维的十八军就驻在附近,廖运周随即带了不少战利品作礼物去拜访黄维。黄维其人和陈诚一样,对派系关系非常重视,这廖运周虽然与自己素不相识,却是黄埔五期的,属于“黄埔系”,因此也愿意接见。

  见面后,两人越聊越投缘:首先,廖运周的哥哥廖运泽是黄埔一期生,和黄维同学;其次,廖运周的确是一员猛将,来前刚在茨芭山袭击了日军辎重队,黄维遂对其动了惺惺相惜之情。而廖运周此次前去见黄维,也是怀着一定目的的:当时军中像十八军这样有建制炮兵的部队不多,因此,他希望能向黄维借几门火炮打击日军。得悉廖运周来意后,黄维故意测试了一番廖运周的炮兵科技术知识,结果十分满意,便仗义解囊,借了8门炮给廖运周。

  廖运周由于拜见黄维,耽误了行军时间,当他带着借来的8门炮返回部队时,才猛然发现友军部队已经提前开拔,自己的部队面临着孤军对敌的严峻局面,不禁惊出了一身冷汗。

  为急脱离危险,廖运周率领六五六团速西撤。急行军之后,部队到达了箬溪以西的小坳。在这里,他遇到了先行到此的三二八旅旅长辛少亭,两人经过商议,决定在此向猛追不舍的日军杀个回马枪。黄维借给他的8门大炮由此派上了用场,而廖运周也就此“一炮走红”。

  廖运周选择的伏击战场是湖北、江西两省交界处的两山之间的一个坳口,公路在这里拐了两个急弯呈S型,中间是一座十几米高的小高地。当时,军在小坳本来驻有部队,不料闻知日军即将杀来,守军先已胆寒,遂望风而逃,将这一块杀敌立功的有利地形弃之不顾。更为可耻的是,其仓皇逃走时,竟然置高地后面的弹药库而不顾,那里储存着上万发炮弹。也该上天有眼,让廖运周部先行赶到,得以用遗留的炮弹痛击日军,不然若日军得此弹药补充,不知又会有多少中华民族的英雄因之而捐躯。

  为加强伏击的火力,辛少亭给廖运周调来了4门迫击炮,然后交代了一下,便与廖运周握手告别,带着旅部人员先行撤走了。六五六团原有从黄维处借来的8门炮,加上这4门炮,伏击的胜算就更大了。一时间,部队作战热情高昂,全团官兵很快按照战斗部署,进入了伏击阵地。

  入夜后,紧追六五六团不放的日军二十七师团前卫部队缓缓地进入了伏击圈。几辆日军坦克在前开路,后面则是长长的日军车队。一时间狼烟滚滚,铁甲轰鸣声响成一片。待其进入伏击圈后,随着廖运周的命令,六五六团的12门火炮顿时将一颗颗复仇的炮弹射向了日军车队。

  正义的炮声振聋发聩,山川大地都为之颤抖。日军走在前面的坦克首先被击毁,前进的道路被堵,后面的车队顿时成了炮兵的猎物。炮手们沉着操作,弹无虚发。一时间,日军的军车一辆接着一辆中弹起火,乱成一团的日军士兵被炸得血肉横飞,短短的公路成了埋葬他们的坟场。气急败坏的日军架起机枪,却连个中国士兵人影都看不到,只能盲目地四处扫射。

  次日,廖运周看到伏击战已取得成功,便及时撤出战斗,率领部队向西追赶主力。是役,中国军队以杂牌军的一个普通团迟滞了日军一个完整的师团一天多的时间,击毁日军20余辆坦克(含部分战车),数十辆载重汽车,歼灭数百名日军,而自己却无一名士兵伤亡,创造了一个奇迹。

  这场漂亮的伏击战很快便在武汉外围各战场上引起了轰动效应,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下达特别嘉奖令,称赞廖团“战果辉煌”。廖运周一战扬名,黄维也因为伯乐识人而名噪一时,两人关系遂突飞猛进。不久,廖运周在党的指示下干脆脱离汤恩伯投入黄维门下,成为黄的“心腹”将领。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