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年代初的时候

2018-09-25 02:04 来源:未知

  说起步兵战车,现在大家已经对这种“经典造型”不陌生了当然如果用后一种分析方法,在大多数年代都有相当多让人产生误判的事例。特别是当一个国家自己在步兵战车的概念上也模模糊糊的时候,比如说中国在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时候,就有过那么一阵“迷惘”的时期。其实这样的迷惘很多国家都会有,比如很多仿制M-113的国家在改进的时候,就经常有买一个单人20毫米机关炮塔往车里一塞,然后大摇大摆称呼自己是步兵战车的例子。

  说起步兵战车,现在大家已经对这种“经典造型”不陌生了当然如果用后一种分析方法,在大多数年代都有相当多让人产生误判的事例。特别是当一个国家自己在步兵战车的概念上也模模糊糊的时候,比如说中国在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时候,就有过那么一阵“迷惘”的时期。其实这样的迷惘很多国家都会有,比如很多仿制M-113的国家在改进的时候,就经常有买一个单人20毫米机关炮塔往车里一塞,然后大摇大摆称呼自己是步兵战车的例子。

  ▲ 进阶疑惑问题:“这俩哪一个是步兵战车”?相比北约和华约国家,我国的步兵战车研制起步很晚,实际是从上世纪80年代才开始的,而且在最初所谓的研制,实际上就是对苏制BMP-1步兵战车的测绘,这也导致了我国在步兵战车概念上有相当多“被动接受”的成分。而在同一时期,我国还开展了WZ551轮式装甲步兵战车的自行研制工作。

  ▲ 既然获得了BMP-1这么一种“典型”步兵战车,那么BMP-1的特征似乎就应该是步兵战车的特征……

  ▲ “轮式装甲步兵战车”就是WZ551系列研制之初的类型名称在这一时期,我军研制的自用型载员用装甲车辆主要有三款:627厂研制生产(618厂承担过早期测绘)的86式步兵战车(WZ501),618厂研制生产的89式装甲输送车(ZSD89)以及256厂生产的92式轮式装甲车(WZ551A)。这三种不同的底盘搭载的也正好是三种不同的火力系统:仿制BMP-1的73毫米滑膛炮+反坦克导弹单人炮塔,12.7毫米重机枪以及装25毫米机关炮的单人炮塔。

  说起步兵战车,现在大家已经对这种“经典造型”不陌生了当然如果用后一种分析方法,在大多数年代都有相当多让人产生误判的事例。www.656.net特别是当一个国家自己在步兵战车的概念上也模模糊糊的时候,比如说中国在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时候,就有过那么一阵“迷惘”的时期。其实这样的迷惘很多国家都会有,比如很多仿制M-113的国家在改进的时候,就经常有买一个单人20毫米机关炮塔往车里一塞,然后大摇大摆称呼自己是步兵战车的例子。

  说起步兵战车,现在大家已经对这种“经典造型”不陌生了当然如果用后一种分析方法,在大多数年代都有相当多让人产生误判的事例。特别是当一个国家自己在步兵战车的概念上也模模糊糊的时候,比如说中国在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时候,就有过那么一阵“迷惘”的时期。其实这样的迷惘很多国家都会有,比如很多仿制M-113的国家在改进的时候,就经常有买一个单人20毫米机关炮塔往车里一塞,然后大摇大摆称呼自己是步兵战车的例子。

  使用85式装甲输送车底盘(与89式底盘类似)和73毫米滑膛炮+反坦克导弹单人炮塔的85式步兵战车

  使用89式装甲输送车底盘和25毫米机关炮单人炮塔的ZSD90式装甲输送车

  使用WZ551轮式装甲车底盘和73毫米滑膛炮+反坦克导弹单人炮塔的WZ551-1轮式步兵战车

  使用WZ551轮式装甲车底盘和12.7毫米重机枪的WZ551-2轮式装甲输送车。

  ▲ 同样是25毫米机关炮,86步战底盘还是叫步战,89装输底盘……就还是装输从这个角度看,火力系统的强弱与否,似乎是决定一款装甲车辆算不算步兵战车的关键。毕竟甭管什么底盘,BMP-1的单人炮塔往上一扣,似乎兄弟就跑不掉“步兵战车”的概念了。至于25毫米机关炮,在更多时候似乎比较薛定谔一些,虽然ZPT90单人炮塔从口径上看已经够上了步兵战车火力的下限(1972年法国生产的AMX-10P只有一门20毫米机炮都好意思叫步战了),但是其简陋的火控系统实际上只能算是大号的瞄准镜,因此在计算到底是不是步兵战车的时候,就没那么底气十足。

  ▲ 嗯,这就是你视野里的瞄准刻线……但是且慢,你们以为这样就结了么?我国还研制过另一款基于WZ551底盘的装甲车,同样扣了73毫米滑膛炮的单人炮塔,但是没有反坦克导弹。你们觉得这回他应该叫啥?

  ▲ 施佬摸出一张压箱底的图~~嗯,86式轮式装甲车,而且专供出口没有自用,因此连判明型号的名称都没有,就是这么暧昧。

  ▲ 既然和BMP-2同台亮相,那92式轮式装甲车名称是不是步战,其实反而不用太计较当使用30毫米机关炮,拥有简易火控系统的92B、86A服役之后,统一的武器系统背后虽然还各自用着不同的名称,但其趋同的特性已经十分明显了。

  说起步兵战车,现在大家已经对这种“经典造型”不陌生了当然如果用后一种分析方法,在大多数年代都有相当多让人产生误判的事例。特别是当一个国家自己在步兵战车的概念上也模模糊糊的时候,比如说中国在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时候,就有过那么一阵“迷惘”的时期。其实这样的迷惘很多国家都会有,比如很多仿制M-113的国家在改进的时候,就经常有买一个单人20毫米机关炮塔往车里一塞,然后大摇大摆称呼自己是步兵战车的例子。

  ▲ 武器的趋同,实际上反映了其用途定位的趋同而当更新一代的步兵战车全面入役之后,这个曾经短暂困扰中国陆军的“步兵战车”定义难题,也随着军改之后装甲输送车的全面“出租车化”而真正消失于无形,毕竟在这个时代,装甲输送车长啥样“一目了然”,剩下的就只能是步兵战车了。

  说起步兵战车,现在大家已经对这种“经典造型”不陌生了当然如果用后一种分析方法,在大多数年代都有相当多让人产生误判的事例。特别是当一个国家自己在步兵战车的概念上也模模糊糊的时候,比如说中国在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时候,就有过那么一阵“迷惘”的时期。其实这样的迷惘很多国家都会有,比如很多仿制M-113的国家在改进的时候,就经常有买一个单人20毫米机关炮塔往车里一塞,然后大摇大摆称呼自己是步兵战车的例子。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