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所谓‘问题’不清不楚

2019-04-26 21:18 来源:未知

  本文摘自:《党史纵览》2015年11期,作者:夏明星、刘红峰,原题:林浩:从一介书生到开国少将(本文是节选)

  1945年8月起,抗战的硝烟尚未散去,林浩又投身于波澜壮阔的解放战争。他继续担任胶东区委书记兼胶东军区政委,先后抽调10个团的兵力和大批干部,完成了党中央赋予的协助抢占东北的战略任务。据不完全统计,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胶东地区先后有近50万人参军,20余万民兵协同部队作战,上百万民工支援前线万人口的根据地,竟组建了4个野战军,有的民兵整连、整营地加入正规军行列。胶东人民组成的一个又一个担架营、小车队等随军参战,车轮滚滚,随军南下,跨淮河、渡长江,参加解放大上海”。作为党在胶东地区相当长时间内的最高领导人,林浩的功劳不可抹杀。

  1947年1月,胶东军区部队奉命改编为华东野战军第九纵队(任司令员),林浩兼任纵队政委、党委书记,参加指挥了胶济路东段自卫战役、掖县沙河镇阻击战和胶东保卫战,“和一起度过了山东解放战争中最艰苦的日子”。

  1947年底,内线作战刚结束,林浩奉命参加中共中央华东局土地改革会议。在华东局书记饶漱石和康生的主持下,会议错误地批判黎玉、林浩所谓土改“富农路线”,免去了林浩胶东区党委书记、胶东军区政委和华东野战军第九纵队政委等一切职务,整整让他坐了大半年的冷板凳。回忆往事,林浩感慨地说:“1945年4月下旬,毛主席在党的七大预备会议上讲,‘对犯错误的同志要有好的态度。家庭里是很少有开除家籍的事情的。阿Q到底姓什么虽不清楚,但也没有听说他曾被开除家籍。’我的所谓‘问题’不清不楚,却近似于被开除党籍了!”因为这一打击,人民军队于1955年9月第一次评授军衔时,威望、资历、战功都堪称突出的林浩,仅仅被授予少将军衔。

  1948年6月,林浩被调到中共中央华东局政策研究室任研究员,3个月后又调到中央马列学院学习。在中央马列学院学习的两年半时间里,他没有把“学习”当作组织上对自己的“处理”,而是全身心地投入学习,他认真阅读了大量的马列原著和著作,写下了几十万字的读书笔记,使他在理论上和思想上又有了新的飞跃,为他以后在军事院校担任领导工作和讲授马克思主义理论,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51年春天,在胶东办过抗大胶东分校、胶东党校的林浩,被安排到南京军事学院工作,先后担任政治部教育部长、宣教部长、政治部副主任、院党委常委等职,在军事学院院长的直接领导下,为我军的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特别是军队院校的教育工作,做出重要贡献。难得的是,他常年坚持亲自授课,先后讲授过哲学、中共党史和军队政治工作等课程,被军事学院授予授课工作甲等奖。1956年1月15日,军事学院建院5周年时,又被授予教育工作二等奖。

  1957年8月22日,高等军事学院在北京成立(院长),林浩又被调到高等军事学院工作,历任过政治部主任、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院党委常委。在此期间,林浩和学院其他领导同志一起,改革政治教学,开门办学,邀请专家学者来院讲学。如杨献珍、艾思奇等多次讲过哲学;许涤新、薛暮桥等讲过政治经济学;有关国内外大事,曾请国务院副总理兼外交部长陈毅作报告;农业部长廖鲁言、著名科学家钱学森等,也应邀来院作过报告。学员对此反映很好,认为拓宽了视野,增长了见识,发挥了来京学习的优势。此外,林浩还和大家一起,自己动手,编写了《抗登陆政治工作》《阵地战政治工作》《运动战政治工作》《防空战政治工作》等一系列教材,继承和发扬了我军政治工作的优良传统。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