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将军谈《敦煌棋经》 女子围甲激活敦煌千年棋

2018-12-25 07:03 来源:未知

  新浪体育讯7月4日和5日,2016女子围甲联赛第6、第7轮敦煌专场比赛在鸣沙山山脚下的敦煌山庄进行。这是2016女子围甲“一带一路美丽中国行”的第二站比赛,从洛阳到乌鲁木齐,从厦门到珠海,女子围甲将沿着陆上、海上的“丝绸之路”留下女子围棋娴雅的余韵。

  敦煌是《敦煌棋经》的故乡。在女子围甲敦煌专场开幕式,前总参办公厅主任、中国围棋协会副主席林建超将军畅谈了《敦煌棋经》的发现经过,价值和意义,尤其对敦煌的意义。7月5日晚,林将军接受了新浪记者的专访,他惋惜敦煌的历史博物馆里没有陈列《敦煌棋经》的摹本,甚至也没有提及,如果不是女子围甲敦煌分站赛活动,《敦煌棋经》的重要性可能依然不会引起足够的重视(敦煌研究院有复制件陈列)。

  林将军说:“我向酒泉市市委书记和敦煌市市委书记正式提建议,一定要派人去英国大英博物馆去,如果提前一个月预约,可以看到原件。你们先要目睹真容,这是你们的权利!你们说:我们是敦煌来的人,我们要看敦煌出的中国的国宝。在一定条件下,我们可以考虑借展。中国有五千万围棋人口,是围棋的发源地,是世界围棋最强大的国家。”

  林将军定义《敦煌棋经》为中国南北朝围棋的黄金时期发轫的围棋经典理论的现存最早的实物文本,后世唐宋元明清,如《棋经十三篇》等围棋理论著作的体例也是沿用《敦煌棋经》的范式,几无二致,所以《敦煌棋经》的价值不啻为围棋的《圣经》。

  关于《敦煌棋经》,林将军旁征博引,纵论围棋大系,专访内容将整理为《林建超将军棋谈》。在推出“棋谈”之先,有必要了解《敦煌棋经》。

  北周时代(557年—581年)敦煌的经卷誊录人为何在佛经画卷背面文摘式抄录流行于当时的围棋理论不得而知,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至少卷末署上“碁经一卷” 是他的“创作”。大抵经卷誊录人抄写完毕后品评般加了一笔“碁经一卷”(非碁经卷一)。

  《碁经》抄录于北周,竟能留存到500年后宋初藏经洞(17号窟)封洞之时,这一点值得推敲。大概敦煌人不弃字纸,有意无意积存历代文献,封洞时已攒下煌煌5万余件从三国魏晋到宋代的经卷、文书、织绣、画像。

  1900年王道士(王圆箓)发现藏经洞,www.656.net但晚清国蠧们尚不知其价值,王道士孤独守经七年后绝望之余贱价卖给前来“取经”的斯坦因6000余卷。《碁经》在藏经洞沉睡近千年后跨洋存入伦敦大英博物馆,被编号为 “S.5574”。

  钱钟书《围城》里说:当时留洋学子们到英国抄录敦煌经卷为时尚,1933年清华大学历史系张荫摩教授在英国见到此件并录介《敦煌棋经》中附录的《梁武帝碁评要略》,1960年中国获得英国敦煌经卷的全部微缩胶片,编出总目,此卷仍名《碁经》。而《碁经》全文1985年通过《中国围棋》才被披露出来。1963年起成恩元做“敦煌棋经”系列研究,《碁经》至此被正名为《敦煌棋经》。约1500年前,北周时代的那位经卷誊录人大概不会想到他偶然抄录的“碁经一卷”,后世被尊为《棋经》吧。

  《敦煌棋经》卷首缺损几行,应为八篇现存七篇半,共159行,2443字。按围棋规则研究专家陈祖源考辩,《敦煌棋经》应为抄录三部分成辑,诱征第一、诱征第二、势用篇第三、像名第四、释图势篇第五、棋制篇第六为一部分,部襄篇第七为一部分,棋病法第一、梁武帝《棋评要略》第八为附录的一部分。

  林建超将军说,虽然两汉至南北朝期间围棋“五赋三论”成就斐然,但载体为文学形式,并不是围棋专门的理论著述。《敦煌棋经》见证的是南北朝绚烂的围棋文化正在向形而上发展,总结出最初的围棋经典博弈理论,并为后世提供了理论阐述的体裁框架。

  虽然《敦煌棋经》实物沉睡于英国,但敦煌棋魂与魄依然孕梦于敦煌。莫高窟千佛洞已知有三幅对弈壁画,分别为第61窟《悉达多太子对弈图》、第454窟《维摩诘经变》壁画中国的“对弈图”,榆林窟第32窟也有《维摩诘经变》“对弈图”。

  在7月6日的女子围甲敦煌专场篝火晚会,敦煌市委办公室主任席尚成发表了意味深长的感言:感谢女子围甲激活了敦煌千年的围棋之魂。

  2013年,中国围棋协会主席王汝南赴英国大英博物馆,给中英围棋爱好者举行了《博弈·棋之古与今》的讲座。当时王汝南感慨说:世界上最古老的围棋书籍就在大英博物馆里,但不能亲眼目睹,为此感到非常遗憾。

  2016年3月,位于伦敦的谷歌Deep Mind公司研发的AlphaGO在围棋项目上击败了人类。或许冥冥之中,人类最高的围棋典籍《敦煌棋经》寄托于AlphaGO未可知呢?

  如果AlphaGO与柯洁一战,赛场或可选在敦煌。届时诚如林将军所言,《敦煌棋经》借展回家,将是人类的围棋、中国围棋、敦煌围棋的煌煌盛举。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