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而会将一个人的雄心壮志消磨殆尽

2018-11-12 04:20 来源:未知

  先轸的青年时期是怎样的,史书上已经无从考证了,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应该是晋国公子(诸侯之子称公子)重耳的铁杆死党、亦臣亦友的好兄弟。

  在他们这群好兄弟中,还有赵衰、胥臣、栾枝、郤穀等几个年轻人,清一色都是贵族公子哥儿,他们每日的生活,就是在一起讲文习武,日子过的简单而充实。

  那时候,他们还是热血青年,很单纯、也很快乐,他们唯一的想法,就是继承父辈的事业、继承家族的荣耀。

  当时晋国的国君,是公子重耳的父亲晋献公,一个精力旺盛以铁血著称的统治者,他一生戎马倥偬、南征北战,据《韩非子 说难》称,晋献公先后吞并了十七个国家,征服了三十八个国家,生平十二场大战,所向披靡。在他的手里,晋国日益强大,成为了春秋初期时除楚国之外地盘最大的国家。

  凡是精力旺盛的男人,最热爱的事情除了打仗,恐怕就是繁殖了,晋献公跟一大堆老婆生了一大堆小孩,先轸的老大重耳在里面其实一点儿也不起眼,嫡长子是他哥哥太子申生,最受献公宠爱的是他弟弟奚齐。远离政治斗争的漩涡,本来呢,重耳可以快快乐乐的当一个大国公子,和他的好兄弟们过上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可是历史跟他们开了个大玩笑,仿佛是一夜之间,整个世界突然全变了。

  事情是这样的,晋献公雄才大略,偏偏晚节不保,他被年轻貌美的宠妃骊姬所蛊惑,非要让他们最宠爱的小儿子奚齐当继承人,为了消除可能的阻碍,晋献公与骊姬不但将深孚众望的世子申生逼得自缢,还要追杀重耳等一干可能对奚齐造成威胁的其他公子。这就是晋国历史上很有名的“骊姬之乱”。

  因为晋国自诞生以来,公室就内乱不断、经常自相残杀,晋献公就想了个很变态的办法,把同辈的公室子弟全给杀了,只剩他一个光杆司令,这样晋国就稳定了。所以,晋献公杀自己的儿子,表面上是为骊姬所惑,其实只是在延续自己的变态政策罢了,杀光旁支,只留独苗,那么晋国就永远不会内乱了!

  如此,重耳就成了父亲晋献公变态政策的牺牲者,他只能选择逃亡,晋国虽大,却没有他的容身之地,他的父亲抛弃了他。

  第一条路,先轸无法接受;第二条路,先轸无法承受;他最终选择了第三条路,一条最危险、也最艰辛的路。

  只要有希望,他人生的赌局就有可能翻本,而他手中唯一的筹码,就是重耳的公子身份。

  与他同样相信这个筹码的,还有赵衰、胥臣,以及重耳的两个舅舅——狐偃、狐毛。而栾枝与郤穀却留在了晋国,选择沉默,明哲保身。

  毕竟,为了朋友去国舍家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到的,这需要勇气,需要毅力,需要执着不悔的奉献精神。

  于是,这群养尊处优的贵族公子哥儿开始了他们的流浪生涯,他们没有想到,这一去,就让他们离开了祖国整整十九年之久,而几乎游遍了整个天下。

  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塞北草原、寒酸却势利的中原小国、奢华而糜烂的齐都临淄、甚至与中原诸侯有着敌对身份的楚国郢都,都留下了他们沉重而疲惫的脚步。

  这些年,这些地方,在他们身上,发生了很多事儿,他们吃过苦、挨过饿、受尽了冷落、白眼和侮辱,甚至还被人跨国追杀——晋献公的继承人,居然继续了晋献公的变态政策,誓要将重耳斩草除根为止。

  正所谓蛟龙失水好比蚯蚓。流亡,这种无休无止的流亡,这种每天担惊受怕、颠沛流离、备尝辛酸的流亡,普通人都难以承受,何况这群养尊处优的贵族公子哥儿们。

  但是,十九年来,整整半辈子的时间里,先轸始终没有放弃重耳,他始终相信,上天不会抛弃他们,越多的苦难,就让他越相信这一点,这个强大的信念,让他越挫越勇,越磨越砺,最终让他成为了一个能坚强面对一切困难的战士。一个武装到心灵的战士。

  这些年,春秋五霸中的齐桓公和宋襄公一度给过他们回国的希望,但这些希望很快由于各种原因相继破灭,他们只能不停的换地方、碰运气——天下之大,难道就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帮助他们实现复国的愿望吗?

  面对一个又一个挫折,重耳曾经一度想要放弃自己,他先在塞北戎狄之地娶妻生子,后来又被迫一路流浪到齐都临淄,而在齐桓公的重金礼遇以及齐国公主的温柔乡中堕落沉沦乐不思晋,彻底放弃了自己的复国理想,他只求安安静静快快乐乐的过完他下半辈子,在声色犬马之中了却残春。

  并不是所有人都拥有先轸那样坚强的灵魂的,在大多数时候,苦难并不能磨练一个人的意志,反而会将一个人的雄心壮志消磨殆尽。

  面对重耳的堕落,先轸痛心疾首,这种轻松惬意随波逐流的生活并不是他想要的,他所追求的是壮志凌云激情燃烧的岁月。

  ——公子啊,晋国的内乱无休无止,值此危急存亡之秋,晋国需要你,晋国的百姓需要你,你可是天下都称道的贤公子啊,只有你,才能结束晋国这一塌糊涂的混乱局面。你不能再这样堕落下去了!

  屈指一算,他们离开晋国已经足足19年了,从前的热血青年们,一个个都垂垂老矣,前路究竟在何方,完全遥不可及。阿轸哪,人生有几个十九年哪,算啦,俱往矣,俱往矣,从前的晋国往事我已忘记,我现在就是一个齐国公室的乖女婿。

  先轸对麻木不仁的重耳简直要绝望了。无奈之下,他决定兵行险招,公子不振作,我们就逼他振作!

  说干就干,于是,先轸联合赵衰狐偃等人,趁着重耳酒醉,竟将他连夜绑架出了临淄,直接押往楚国,继续他们的争求国际援助之路。

  公子是君,先轸是臣,无论关系多铁,先轸似乎也不该做出如此无礼之举。不过在血性弥漫的春秋时代,士大夫们似乎脾气都不太好,管你国君不国君,公子不公子,你做错了事就得挨教训,你要是个昏庸之主我们还不爱搭理你呢,管你去死!

  重耳当然明白这一点,所以他心中虽有些恼火,但仍然很感激先轸等人能纠正自己的错误。

  拥有独立人格,这就是春秋人物的魅力所在,经过两千年专制制度后的我们,应该为他们起立鼓掌!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