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它不但会喷射出致命毒液

2019-04-26 21:00 来源:未知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蒙古戈壁沙漠上流传着一个离奇的传说———在茫茫的戈壁沙丘中常有一种巨大的血红色虫子出没,它们形状十分怪异,会喷射出强腐蚀性的剧毒液体,此外,这些巨大的虫子还可从眼睛中放射出一股强电流,让数米之外的人或动物顷刻毙命,然后,将猎物慢慢地吞噬……大家把它称为“死亡之虫”。 “死亡之虫”出现意味着死亡和危险 当人们第一次听到蒙古传说中的“死亡之虫”时,会认为这只是一个杜撰的玩笑而已,它就如同科幻电影和连环漫画中的怪异大虫一样。 但是,“死亡之虫”却似乎并不是一个荒诞的传说,许多目击者对它的描述都惊人地一致:它生活在戈壁沙漠的沙丘之下,长5英尺左右,通体红色,身上有暗斑,头部和尾部呈穗状,头部器官模糊。蒙古当地将“死亡之虫”命名为“allghoi khorkhoi”,由于这种恐怖的虫子从外形上很像寄居在牛肠子中的虫子,也被称为肠虫。据目击者称,每当“死亡之虫”出现,将意味着死亡和危险,因为它不但会喷射出致命毒液,还可从眼睛放射出强电流杀死数英尺之外的猎物,而我们能够侥幸存活已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英文资料中第一次提及“死亡之虫”是于1926年,美国教授罗伊·查普曼·安德鲁斯在《追寻古人》一书中描述了“死亡之虫”,但是他还不能完全确信依据蒙古官员们描述的这种沙漠怪物的存在。他在书中写道:“尽管现在的人们很少见到‘死亡之虫’,但是当地蒙古人对‘死亡之虫’的存在表现得非常坚定,而且那些目击者的描述竟惊人地相似。” 捷克探险家伊凡·麦克勒是探寻“死亡之虫”的权威专家,他早在1990年和1992年分别两次来到蒙古寻找“死亡之虫”的踪迹,尽管前两次探险并未达到自己的预期目标,但是他已被“死亡之虫”的神秘感深深吸引。 今年夏天,麦克勒将再次来到蒙古实现自己的探索心愿,这次他将有备而来。他的计划是乘坐超轻型飞机低空飞行在蒙古戈壁,进而有效地扩大探索范围,他希望通过这种方法发现躺在沙丘上晒太阳的“死亡之虫”,将“死亡之虫”具体的生活习性和特点记录下来,填补蒙古当地人有关“死亡之虫”不详实的资料。 依据前两次探寻经验,麦克勒编写了一份具有实用价值的“情报资料”,是陆续前来探索“死亡之虫”的科学家和猎人们的必读信息。 麦克勒在这份资料中指出,外形像香肠的“死亡之虫”体长为0.5米,如同男性胳膊一般粗细,类似于牛体内的肠虫。它的尾端很短,就像是被刀切断一样,尾端不是锥形。由于“死亡之虫”的眼睛、鼻孔和嘴的形状很模糊,让目击者乍一看无法具体辨识其头部和尾部。它整体呈暗红色,与血液、意大利腊肠的颜色十分接近。“死亡之虫”的爬行方式十分古怪,它要么向前滚动着身体,要么将身体倾向一侧蠕动前进。 “死亡之虫”生活在荒无人烟的沙丘之下或炎热的戈壁山谷之中,通常目击者看到“死亡之虫”都是在每年天气最炎热的6月和7月。其他的时间它会钻进沙丘中过着冬眠般的生活,除非戈壁沙漠喜逢降雨,“死亡之虫”会钻出沙丘沐浴戈壁难得的清新湿润。 英国探险队已经踏上探寻“死亡之虫”的征程 前不久,英国探险家亚当·戴维斯组建了一支探险队,不远万里从英国来到蒙古茫茫戈壁,探寻“死亡之虫”的踪迹。据了解,戴维斯一生中最大喜好就是探索地球神秘区域,他曾经组建探险队前往印尼的苏门答腊岛和刚果。 戴维斯说,“最初我是从互联网上了解到‘死亡之虫’的相关信息,在互联网上有许多关于蒙古‘死亡之虫’的故事。多年以来,生活在当地的牧民谈虫色变,他们拒绝谈论‘死亡之虫’,它实在是太可怕了!” 戴维斯此次探测得到好友安迪·安德森和当地蒙古向导的帮助,他们探险征程上第一个露营地是戈壁上的一处破旧寺庙。在捷克探险家麦克勒1990年第一次探险时,这处寺庙还有许多僧侣,也许麦克勒对“死亡之虫”的印象多数是从僧侣口中得到的信息。而如今这里却是一片残垣断壁。 在那位老者的蒙古帐篷里,他在探险队的地图上指出“死亡之虫”经常出没的地点,这些通常是地势险要的地区。他并告诉戴维斯,“死亡之虫”一般在6、7月份出现,还有每当降雨之后,Goyo草(蒙古戈壁开着小黄花的植物)绽放花朵时,“死亡之虫”就会钻出沙子。此外,他还指出,在一个死亡之虫时常出现的戈壁山谷中,还生活着带有剧毒的蜘蛛和毒蛇,它们从不畏惧人类的出现,它们会向入侵自己领地的人类发动致命攻击。 在接下来的几天中,探险队来到一个据称从未有外国探险家到达的区域。在那里一位青年人称,3年前在一口井附近曾看到过“死亡之虫”,而且村里的居民经常看到它的踪迹。 在途中戴维斯接触到一位男子,他向探险队表示自己曾无意碰到过“死亡之虫”,可怕的“死亡之虫”喷射的毒液将自己的手臂烧伤,当他忍着疼痛将“死亡之虫”放在冷却的安全气袋,“死亡之虫”却喷出绿色腐蚀性毒液从气袋中逃脱。 依据探寻途中获得的信息和资料,戴维斯一行决定自己碰碰运气寻找“死亡之虫”的踪迹,他们在三个据称“死亡之虫”时常出没的地点“安营扎寨”,并决定在每天不同的时间段搜寻“死亡之虫”。他们凌晨搜寻两个小时、早餐后和午餐后各进行两小时,在傍晚他们也四处搜索“死亡之虫”,但是一天天过去了,每天搜索六七个小时,他们却仍未寻找到它的踪迹。 戴维斯此次探险之旅,虽然未亲眼目睹“死亡之虫”,但他仍对“死亡之虫”的故事充满信心。他引用安德鲁斯的话称:“如果不是‘死亡之虫’的故事流传如此广泛,每一位目击者对它的描述如此一致,人们都会将它作为一个离奇的传说。”但事实证明,英国这支探险队已被蒙古神秘戈壁所深深吸引,戴维斯表示今后他将组织第二次探险,揭开“死亡之虫”的神秘面纱!

  展开全部我是一个生物学的爱好者,专业也是生物,这次是初次发帖,请大家多多指教。关于蒙古血虫,是我最近才听说的一种UMA。我也看了lost tapes那个关于死亡蠕虫的录像。先不对录像内容的真假做评论。我想说的是,蠕虫的说法绝对是错的。

  就算死亡蠕虫真的存在,也不应该叫蠕虫。它应该是一种类似蛇类的爬行动物,或是甲壳纲的某种生物。

  首先,能够有如此迅猛的攻击速度,这对于无脊椎的蠕虫来说是不可能的。鉴于许多“证据”表明似乎他们有外壳,我推测这有可能是一种介于蛇和原始哺乳类动物之间的东西。

  其次,这个生物似乎有不少矛盾的地方。学生物的人都知道一句话叫“存在即合理。”那么,所有的UMA应该在我们已知的动物中会有与他们相近的地方,因为从进化的角度讲,不可能现存的物种是绝对孤立的,我们一定可以从已知的生物中推出他们的生活习性。死亡血虫的两个武器让我很疑惑。首先,我们应该知道,以空气为介质传电,那么要杀死或者击晕像人一样大小的生物至少要1到2万伏电压,要产生这么大的电压是需要消耗很多能量的,这就是为什么没有发现陆生生物以电作为武器的(水中产电的鱼需要产生的电压低得多就可以满足它们的需要了)。如果蒙古血虫真的可以放电,那么他应该有强大的肌肉系统(由已知生物推测),所以更不肯能是蠕虫类的生物。

  死亡血虫的另一个武器是喷出的粘液。我用上面的逻辑进行相似的推理,据我所知,动物也有喷出消耗液用来猎杀的,但喷消耗液的一般都是甲壳类动物,比如蜘蛛。当然,似乎某些两栖类也可以喷出消化液,但那远远没有血虫的强大。这样问题就产生了,如果死亡血虫是生物进化上丢失的一环(没有与他相近的生物),那么它所扮演的生态位应该是什么?从现有资料来看,应该是顶级的生物,那它被什么生物限制而如此少见呢?另外,这两项武器之间毫不相干,也就是说,死亡血虫实际采用了很不经济的生存方式----两项高能耗的武器。如果再加上假说,他们只有夏天才活动几个月,那么要维持这两个武器,他们的能量绝对是远远不够的。

  有人可能会说,我的推理是机械类推,对,有可能他们存在有其他的节能方式,我们不知道。比如利用热产电,集体出猎等等。但是,这又会带来先前的那个问题,如此强大的物种,不可能如此鲜为人知!所以我推测,死亡血虫应该是不存在的。

  我们常说,无图无真相,但很多时候有图也无真相。因为眼睛是受大脑支配的,在我们看见物体时,判读它是什么时,总是由条件提供的潜意识决定的,这就是为什么 会吧水獭看做湖怪的原因。

  至于“探索”的录像,更是疑点颇多,我不敢肯定说是假的,但估计真不到那去。UMA是肯定存在的,而且每年都会发现,但,在同时,我们应该更理智的去判断。

  展开全部我们最好先尽可能多的了解这种生物,不要主观否定任何目击者或者自称是目击者的意见。 最好不要在什么都不清楚的情况下就和现有的物种做比较。这是没有意义的。

  蒙古死亡虫的4个特点:1. 红色带暗斑 2.五英尺长,很粗 3肉质 4 以喷射腐蚀性,带毒粘液作为武器 5 放“电”

  第五条放电最可疑,但是这一条描述很模糊: 不能简单认为目击者说的“电”就是电流。 很多东西都能给人触电的感觉: 比如喷出的粘液形成的反光, 粘液的毒性(河豚的毒就会给人非常类似触电的感觉,麻,痛等)喷出气流的声响(比如响尾蛇,类似于放电的啪啪声)

  第四条很可能, 低等动物,比如腔肠类, 很多都喷东西。 不过, 喷冻粘液的那头不一定是头,也可能是肛门。 其他特点没什么疑点了。 关于尺寸, 我想说的是则这么大的虫子在现代基本没有。 但是换做古生代,中生代, 多的不得了。 其他的都可以解释, 比如天敌,它完全可以没有天敌, 处在食物链顶端。 应为隔壁严酷的自然环境限制了它的数目。 没什么食物来源,为什么很大?很多个可能, 一是吃的多, 比如马, 一天到晚都在吃。 二是行动缓慢, 耗费能量少。 三就是食物特殊, 比如它吃的是腐尸,煤炭,石油,硫磺等(这个不是没可能), 四是极低等生物,比如黏菌体,生命跨越千年,在干旱的几百年不生长,在适宜的纪元开始繁殖。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