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20/20节目采访时

2018-10-16 21:17 来源:未知

  文森特五官比较大气,从小是假小子性格,而且有著名化妆师艺术家的指点,不然恐怕也难以假装男人一年半而不被人发现。

  做男人滋味如何?美国《洛杉矶时报》的专栏作家文森特假扮男人生活了18个月,和女人约会、调戏脱衣舞娘、参加全男班心理治疗小组……后来,谎言越说越多、害怕被发现的恐惧越来越大、两种性别在文森特头脑打架,害得她差点精神分裂,经过治疗后终于摆脱男人阴影。恢复正常的文森特深切体会“男人之苦”,她说:“他们比人们所知道的要艰难得多。”

  1月20日,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20/20节目采访时,《洛杉矶时报》专栏作家诺拉赫·文森特说:“这不是一次炒作,可以说这是一场人性实验。”

  在女扮男装之前,文森特的生活也很丰富多彩,拥有哲学学位的她在《洛杉矶时报》写专栏,她是个同性恋,和女朋友丽萨一起生活。文森特从小就是个假小子,因为她总是和两个哥哥打闹玩耍,而且她似乎有些演习天分,这可能是遗传自当演员的妈妈。长大后的文森特仍然不像个女人,不仅是外表,在同性伴侣丽萨面前,她简直就像个男人。突然有一天,文森特从一个真人秀节目取得灵感,决定女扮男装一年半。文森特说:“我想真正走进男人圈子,看看他们是怎样与人相处。我想和男人交朋友,想知道男人间的友谊到底是什么个滋味。”

  身高1.78米体重155磅的文森特装扮起来是个中等身材的男人,她剪了个峰鸣寸头、用很紧的运动乳罩束胸,甚至买了一个假阳具戴。文森特还请来著名的化妆师赖安·威廉斯帮忙,威廉斯为她化上了惟妙惟肖的青色须根,看起来就像早上来不及刮胡须。

  接下来文森特来到纽约私立艺术名校朱莉娅学院拜师,她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才掌握好如何说话听起来完全像男人,朱莉娅学院的老师说:“一般情况下,女人说话鼻腔共鸣比较重。”

  当所有一切都准备充分——头发、化妆、声音、体型和风度,诺拉赫·文森特变身为奈德·文森特。

  文森特的第一个行动是加入宾夕法尼亚州的一个全男班蓝领保龄球队,唯一的问题是:她的保龄球打得很糟糕。但是男士们并没有将“他”赶出球队,文森特说:“真是不可思议,男人们显示出他们的慷慨大度。”文森特和队员们在一起训练了9个月,文森特逐渐地走近他们的私人生活,她发现男人在某些方面很容易互相影响,譬如说脏话和讲笑话。

  最后,文森特决定揭开自己女性身份,她很担心不知道队友会有何反应,于是她先试探试探最亲密的朋友吉姆。文森特带上丽萨邀吉姆喝酒,文森特先是含蓄地说自己将要告诉他一个非常震惊的事情,吉姆不在意地回答:“唯一能让我震惊的事情是除非你是个女人,而丽萨是个男人。”文森特哈哈笑着说:“没错,你说对了一半。”

  后来,吉姆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所有队员,让文森特吃惊的是大家都坦然接受了这个事实。吉姆认为,文森特女扮男装来体验男人生活本身就是对男性误解,“我想她一定以为,男人们凑在一起只会滔滔不绝的谈论女人,或者男人们都是种族主义者,诸如此类,所以她才来这么一招。”对此,文森特表示同意,“的确,他们并不全是这样,他们真心接纳了我这个朋友。男人之间有真正的友谊,他们谈论的话题很多气氛融洽,他们享受男人间真正的友谊。”

  为了真正看懂男人的内心世界,文森特决定先揭开“男人狂欢夜”的秘密。文森特和男性朋友去了好些次脱衣舞夜总会,她用“地狱”这个词来形容那些经历,因为身为男人“奈德”的文森特不仅要去调戏那些脱衣舞娘而且还得表现得比男人更男人。

  “那里面有很多很多男人,我很仔细地观察了那些男人脸上的表情,那绝对不是对女性的欣赏,他们脸上写的全是欲望,我非常难受,真的。”

  虽然作为同性恋者,文森特也喜欢女人,但是在夜总会里一点感觉都没有,她说:“我真切地感受到男人和女人在性方面的不同之处,女人的性必须建筑在精神方面,而男人,那只是欲望。性对于男人只是身体上的功能,是一种需要,是一种强大的动力。也许因为我们女人身体里没有睾丸激素,所以不知道要抵抗这种欲望多么难。”

  文森特补充说:“不过,在这个竞技场,掌握权力的是女人。事实上,只要我们说出一个词‘不’,就会粉碎男人。而男人则要四处寻找对象,然后走近这个陌生人,绞尽脑汁想出幽默又有吸引力的搭讪,他们要做的显然比女人要难。”

  在酒吧里,文森特也“钓”到了一些女孩,一般文森特会和她们约会一个月后就分手,大多数情况下,文森特通过网络和她们调情。文森特说那些约会真是无趣,作为男人“奈德”她感到沉重的压力,她非常吃惊地发现很多女人对柔弱的男人一点兴趣都没有。“我曾经以为最完美的男人应该是男人的外壳而拥有女人的心思。现在我知道自己错了,绝大部分女人想要的是男子气概十足的男人,她们喜欢男人健硕的身材,同时她们又希望他是禁欲主义者。”文森特还毫不留情地批评女人虽然埋怨男性专横,实际上她们在谈话间表现得更咄咄逼人,因而令她变得有点讨厌同性。

  除了友谊和性爱,文森特还在很多领域发现男女有很大不同,包括买一辆新车。文森特以本身面貌去买车时,销售员的态度非常轻浮,东扯西聊。而当她以奈德的身份去买车,这个销售员就变得完全公事公办的样子,所介绍的全都是关于车子本身。

  最后,文森特决定以参加一个只有男人的治疗小组来结束自己的探险,这个治疗小组的目的是让男人在那里无拘无束地释放自己的感情。

  文森特再一次看到男人们与天性的弱点斗争,“他们并不打算暴露自己的弱点,而且也不轻易表现感情,特别是有旁人在的时候,因此他们表现出来的唯一情绪就是——愤怒。而在这个治疗小组,男人们愿意谈到他们的愤怒,特别是对女人的愤怒,有许多男人谈到他们曾有杀死自己老婆的冲动,亚洲必赢手机入口当然他们并不会真的做,他们在这里说出来只是想释放愤怒。”文森特还注意到作为家中最有力的经济支柱,男人心中有恐惧而且压力很大。

  因为文森特并没有特别表现出对女性的不满和愤怒,所以治疗小组的伙伴以为“他”是同性恋,但没有一个人怀疑“他”是个女人。

  “要装扮成另外一个人其实压力还挺大的,谎言越说越多,害怕被别人发现的恐惧越来越大,我有些承受不住了。”“当我在治疗小组里听到那些男人在破口大骂女人,我的心都抽痛,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些什么。女人和男人两种性别在我的头脑里打架,到后来,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为了不让自己变成精神分裂,我只有结束实验。”

  接受心理治疗后的文森特现在已经恢复正常,她完全摆脱了“奈德”的影响,但是她对男性的感官完全彻底而且永远地改变了。“作男人真不容易,他们有许多女人根本不会碰到的问题,而且很难处理。男人需要女人的同情,需要我们的爱,他们比女人更需要关怀。”文森特解嘲地说,当了18个月的男人后,她非常庆幸自己是个女人,“我还是比较喜欢当女人,当女人好像比较有特权。”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