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存在就是不合理呢?我以为可

2019-04-26 21:12 来源:未知

  提炼猪油是很有趣的过程,现在年龄在五十岁以上的人,对此应该记忆犹新:把切成方形小块的肥肉(不带精肉),放到热锅里煸炒,不消一会儿,油脂便从肥肉当中析出,等到油水漫到与肥肉齐,用小勺将猪油舀出或倾斜锅子将猪油滗出,倒在一只带盖的小瓷缸里(如此重复操作,直到肥肉化成渣滓)。此时,猪油还呈液体状,假以时日(实际只需半天,冬季更速),猪油就凝结起来,变得像蜡一样。

  人们常说,存在就是合理。那么,我们可不可以说,不存在就是不合理呢?我以为可,也不可。可,如恐龙,不存在了,因为生存环境变了,它适应不了,再在这个地球上跑来跑去,怎么说得过去;不可,如猪油,现在的家庭不给它一席之地,好像没有了存在的基础,不合理了,实际则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自从五四运动以来,中国人开始抛弃传统,接受西学,科学了,就把祖先的优良传统都抛弃了,比如说猪油,采用各种更加健康的植物油或转基因油,结果现在心脏病反倒成为第一大杀手。为什么以前食用猪油的时候,大家都很健康,买猪肉的时候如果给的肥肉少一点还跟张屠户急红了眼。现在人人都吃瘦猪肉,不吃肥肉,反而心脏病发病率还大幅上升呢?其中必有一些东西是不对的。”

  上面的话,我以为可以商榷的地方不少,诸如,抛弃猪油,“采用各种更加健康的植物油或转基因油,结果现在心脏病反倒成为第一大杀手”、“为什么以前食用猪油的时候,大家都很健康,现在人人都吃瘦猪肉,不吃肥肉,反而心脏病发病率还大幅上升呢”等等,颇有“捧杀”的嫌疑,难道心脏病发病率的大幅上升,仅仅是由于不吃猪油吗?未免太绝对了吧。

  “首先,猪油的性质是甘,微寒,无毒。它的第一个功能就是解毒,能够解斑蝥,芫青毒,解地胆,亭长,野葛,硫磺毒,诸肝毒”;“猪油的第二个功能是解五种疸疾,黄疸,谷疸,酒疸,黑疸,女劳疸,还有这几种疸疾带来的水肿。这五种疸疾,其中就包括了现代的癌症,所以癌症水肿用猪油也可以化解。因为猪油能够‘利肠胃,通小便,利血脉,散宿血’”;“还有以前说过的,孙思邈的经验方,猪油加人参,煎煮后,每天一勺,治老人痴呆症如神(日记千言)……”

  上述言论,当然不是作者的发明,《本草纲目》兽部第五十卷兽之一“豕”里就已记得很清楚,而且,“脂膏”(即猪油——笔者注)做药,还有很多妙方。我数了一下“附方”的篇什,居然多达二十九种!

  提炼猪油是很有趣的过程,现在年龄在五十岁以上的人,对此应该记忆犹新:把切成方形小块的肥肉(不带精肉),放到热锅里煸炒,不消一会儿,油脂便从肥肉当中析出,等到油水漫到与肥肉齐,用小勺将猪油舀出或倾斜锅子将猪油滗出,倒在一只带盖的小瓷缸里(如此重复操作,直到肥肉化成渣滓)。此时,猪油还呈液体状,假以时日(实际只需半天,冬季更速),猪油就凝结起来,变得像蜡一样。

  猪油的“形象”不错,仔细看,表面像本白的丝绸,泛着亚光,有些纯厚的感觉,又有些隐隐约约的透明。印材里有种石头,称作“猪油冻”,犹言像猪油那样细腻润滑,富有质感。一般人家就把盛猪油的小瓷缸,放在灶披间吊着的碗橱里,随时取用。也有人家率性而为,把它就搁在灶头边,甚至连一个像样的盖子也没有,用硬板纸遮一下。好像从来也没听说过猪油会坏掉(较多的情况是耗掉)。可能因为经常使用,猪油还来不及坏掉就被吃光了,当然只好“坏”在肚子里啦。这里头也不是没有技巧——猪油熬好后,趁其尚未凝结,放点白糖或食盐进去后密封,久贮不坏。

  那个时候,猪油是俗物,在食油当中地位垫底:豆油,菜油,最后才轮到猪油。邻居家烧菜时突然发现,没油了,就往隔壁人家灶头边的小瓷缸里挖一勺,即使不打招呼也不难为情。

  唐鲁孙先生说过一件有关猪油的事:“早先北京没有屠宰场,屠夫杀猪的地方叫汤锅,都集中在东四牌楼西四牌楼一带,汤锅除了杀猪之外,就是熬炼猪油。他们把熬好的猪油,倒在陶制大坛子里,做上年月记号,就窖藏起来,每年一过重阳,登过高,饽饽铺的大掌柜的就忙着进货了。这时候汤锅方面,同行公议的油价也挂上水牌(北平买卖家都有一块木质记事板挂在柜房,随时记事叫水牌),油价是年代愈久,价钱愈高,最久的有三十年以上陈油,虽然早晚市价不同,可是听说要比新油贵到十倍以上的价钱呢。不过这样陈年猪油价钱太高,每一家饽饽铺,每年也不过买上二三十斤而已。”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