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正常肝组织可以耐受

2018-09-25 02:06 来源:未知

  同事的老父今年67岁,患肝癌已三年,做过几次介入手术,现在仍有新病灶发生。如今的肝脏和身体状况虽然还没到很糟的地步,但不想再让他做介入治疗了。现在患者主要用一些增强机体免疫...

  同事的老父今年67岁,患肝癌已三年,做过几次介入手术,现在仍有新病灶发生。如今的肝脏和身体状况虽然还没到很糟的地步,但不想再让他做介入治疗了。

  现在患者主要用一些增强机体免疫力的药品,如:蜂胶;蜂王浆;输液白蛋白及一点保肝的药品。

  希望好心的专家或有见识网友给推荐好的药品、好的专家、好的医院或好的网站等一切关于能延缓这种病发展的一切信息,并希望您的信息越详细越好,如:我们是吉林省的,希望您能提供一个较近的就医地点;如果您提供的是药品希望您最好也能提供价格等等方便联系的信息。

  好心的网友们也许您的一个点子能够让患者的病情不发展或减缓发展,能够让患者的生命延长好些年及生命质量提高,能够让他的儿女多尽几年孝道,那么您就功德无量了,望您不吝赐教。

  展开全部我到是知道一些偏方,都是一些食疗的方法,不知道会不会帮到你.1.爵床60~90克,水煎服,连服数月。2.三七10克,鹅血30克,水煮熟食,隔日服1次,应常服。3.田基黄30克,研细末,用砂糖开水兑服,每天3次。4.鲜猕猴桃根100克,瘦猪肉200克,炖熟吃肉喝汤,隔日1剂。5.莱菔子30克,莱菔缨20克,牛肉40克,水煮熟食,常服。

  展开全部肝癌晚期病人将出现以下消化道症状,为上腹胀满不适,食欲减退,逐渐出现恶心呕吐,腹泻 等。全身症状见乏力、消瘦、发热及各种出血、腹水等,提供几个食疗方供参考方1 陈皮青果饮组成:陈皮20克,青果20克。用法:陈皮、青果分别洗净,置锅中,加清水500毫升,急火煮开3分钟,改文火煮20分钟,滤渣取汁,分次饮用。功效:疏肝理气,行气活血。

  组成:小茴香10克,木香10克,豆蔻10克,鸡血块250克,盐、猪油、葱、姜适量。

  用法:将小茴香、木香、豆蔻置锅中,加清水500毫升,煮开30分钟,滤渣取汁;再将鸡血块划成小块放人,加猪油、盐、葱、姜少许,煮熟即可食用。

  用法:将佛手片置锅中,加清水500毫升,煮沸约20分钟,滤渣取汁;将猪肝洗净,切成片,加姜、盐、葱略腌片刻,锅中药汁煮沸后倒人猪肝,煮一二沸后即可服用。

  组成:刀豆子30克,猪肝60克,香薷30克,粳米60克,葱、姜、香油、食盐少许。

  用法:温水发香薷,猪肝切成小丁。香薷浸出液沉淀,过滤备 用。香油下锅烧热,放人刀豆子、猪肝、香薷,煸炒后,再加黄酒、盐、葱、姜炒拌人味;粳米淘净,下锅加水,煮成稀粥后拌人刀豆、猪肝等原料,再煮片刻即可食用。

  用法:桃仁洗净,捣碎,置锅中,加清水1 000毫升,加粳米,急火煮开5分钟,改文火煮30分钟,分次食用。

  用法:香薷、鲜白茅根分别洗净,置入锅中,加清水500毫升,急火煮开5分钟,文火煮20分钟,滤渣取汁,分次饮用。

  用法:淡豆豉、薏苡仁分别洗净,同置锅中,加清水500毫升,急火煮开5分钟,文火煮30分钟,滤渣取汁,分次食用。

  用法:茯苓、冬瓜子分别洗净,置沙锅中,加清水500毫升,急火煮开5分钟,改文火煮30分钟,滤渣取汁,分次饮用。

  用法:蒲公英洗净,切成细末,置锅中,加清水1 000毫升,加粳米,急火煮3分钟,改文火煮30分钟,成粥,趁热食用。

  用法:鲜百合洗净,置锅中,加清水500毫升,急火煮开3分钟,改文火煮30分钟,分次饮用,连服。

  用法:将螃蟹、山楂共同焙干,研成细末备用。每次15—20克,用黄酒送服,每日2次。

  用法:金银花、丝瓜分别洗净,置锅中,加清水1 000毫升,急火煮开3分钟,改文水煮20分钟,滤渣取汁,分次饮服。

  用法:杞子、青果分别洗净,置锅中,加清水1 000毫升,急火煮开3分钟,改文火煮20分钟,滤渣取汁,分次饮用。

  用法:瘦肉洗净,切成小块,置锅中,加清水l 000毫升,加燕窝、银耳,急火煮开,去浮沫,加黄酒、食盐,文火煮20分钟,调味后即可食用。

  用法:胡桃仁洗净焙干,捣碎,人参洗净切成小段,同置锅中,加清水1000毫升,急火煮开5分钟,改文火煮30分钟,分次食用。

  展开全部肝 癌——治疗一、基本治疗方案肝癌治疗的目标,一为根治;二为延长生存期;三为减轻痛苦。从治疗角度结合国情,有几个因素与治疗息息相关;①肝功能代偿情况;②肿瘤累及半肝还是全肝;③肿瘤大于还是小于5cm;④门静脉主干有无癌栓。对小肝癌而言,应争取在较小的肿瘤时用治疗,对大肝癌而言,应争取在门静脉主干发生癌栓时作出诊断与治疗。对小于5cm的小肝癌,如肝功能代偿,应力争切除,左叶者可酌情作局部切除、肝段或亚肝段切除;右叶或肝门区部,有肝硬化者宜局部切除,无肝硬化者可酌情作局部切除或肝叶切除;对不能切除的小肝癌,术中可作患侧肝动脉结扎(HAL)、肝动脉插管灌注药物(HAI),酌情合并或不合并局部治疗,如冷冻、激光、微波、无水乙醇瘤内注射(术后继续在超声引导下进行),术中未作HAL者亦可术后作经皮穿刺肝动脉栓塞治疗(TAE)。小肝癌伴肝功能失代偿者宜作超声导引无水乙醇注射,少数可谨慎试TAE。大肝癌肝功能代偿者,单侧争取作根治性切除,无法根治性切除者可选择缩小后切除方案,术中或HAL+HAI,或作冷冻、激光、微波、无水乙醇,或酌情并用;如术前估计无切除可能,亦可进行TAE(反得多次)。经过姑息性外科和TAE后,以后还可酌情合并局部放射治疗、放射免疫治疗、生物反应调节剂(BRM)、中医药调理等。如肝瘤缩小到有切除可能时,则争取二期切除。对大肝癌累及双侧肝者,亦可作姑息性外科(主要为HAL+HAI),或作TAE,以后合并放射免疫治疗、BRM或中医药。大肝癌肝硬化功能失你偿乾极少数尚可谨慎试TAE,多数只宜用BRM、中药或试用少量口服化疗药。

  有门静脉主干癌栓者,小肝癌可试超声导引无水乙醇注射,大者可试TAE,然后合并使用BRM和中医药治疗。

  有黄疸、腹水者通常只宜用BRM和中医药治疗,但个别因肝门区单个肿瘤压迫引起梗阻性黄疸而无腹水者,如肝功能代偿,可试TAE或手术作HAL+HAI,极个别甚或因此缩小而获得切除。

  对根治性切除后亚临床期复发或单个肺转移灶,均宜积极行再切除,如不能或不适切除,可作各种局部治疗。

  临床上由于绝大多数病人无手术指征,而有赖于药物治疗,中药与化疗是药物治疗的两大支柱,而中医药的疗效不逊于全身化疗,并有特点。故中西医结合治疗肝癌,效果最好,中西医结合治疗肝癌是我国的独创,是最常用的方法。

  T3N0M0可视情况,予手术,或放疗或介入治疗并长期服中药;其中,如为单个癌肿,直径>8cm,可介入治疗,再予放疗或手术切除,并长期服中药;如单个≥10cm,则先行介入治疗,再放疗,并服中药。

  肝癌不论T、N、M属何种情况,如肝功能异常,或肝硬化严重则均以中药治疗为主。如有黄疸、腹水、则亦以中药为主,待黄疸、腹水控制后,再决定给予其他治疗。

  目前除根治性切除有可能根治肝癌外,尚无其他特效治疗方法。近年来,研究表明,在寻找新的方法的同时,如能将旧的方法综合应用得当,可收到意想不到之效,即1+1>2,如综合当,则可能1+1<2甚或1+1=0。综合治疗与序贯治疗原则上应使各种疗法取长补短,或各自针对不同环节,或弥补另一方法的副反应等,根据不同病人的不同情况而灵活掌握,以达到最大限度杀灭肿瘤,又最大限度保存机体(尤其是肝功能、免疫功能及造血功能)。在总体设计上还要注意攻补兼顾,既注重消灭肿瘤的办法(如手术、放疗、化疗、导向治疗等)又注重支持与调动机体抗病能力的办法(如BRM、中药扶正等)。

  目前临床确诊的肿瘤,80%以上是中晚期,仅有少数病人适宜手术切除。而肿瘤为全身病变的局部表现,不仅手术切除后的病人需用中医药治疗,不能手术切除的则更需要中医药或中西医结合治疗。中医药已成为治疗肝癌的最基本、应用最广泛的治疗方法。汤钊猷教授指出中医药治疗肝癌,其疗效不逊于化疗。

  第三次全国中医肿瘤学术会议资料(1988年11月)介绍肝癌证治的基本点为祛邪不伤正,扶正以达邪,辨病选方遣药须全面考虑。具体应用疏肝健脾、养阴益气、清热解毒、化痰软坚、理气活血等治则,能使部分肝癌患者基本消失,病情稳定,病灶缩小,同时还延长了生存期,使一半以上患者1年生存率达28.98%,2年以上生存率达13.51%,少数病人生存期达到了3~6年以上。

  唐代孙思邈指出:夫众病积聚,皆起于虚,虚生百病。推出化积鳖甲煎丸,以参、芪、胶、桂、姜及柴胡、黄芩,扶正固本,平调寒热;鳖甲、蜂房、地虱、蜣螂,攻坚破积,以除虚热;大黄、桃仁、丹皮、赤硝、芍药、凌霄以活血化瘀;射干、葶苈子、厚朴、半夏、石韦、瞿麦以理气化湿。根据这一组方原则,补虚以扶正,软坚以攻积。基于笔者关于癌症患者之虚以阳虚为主的认识,故宜在化积鳖甲煎丸基础上酌加温阳药物,如炮附子、鹿茸、仙灵脾等药组成肝癌基本方。再根据临术具体病情分型论治,以辅助基本方之加减。

  陈义文等老一辈专家从化积鳖甲煎丸中化裁出内消肿瘤丸基本方,应用于肿瘤临床,并随证加减。我们与此相比只强调了温阳扶正。

  证见胸腹胀满,食后胀闷更甚,胃纳差,恶心,乏力,舌苔黄腻,脉弦细。用肝癌基本方辅以柴胡疏肝饮合参苓白术散或疏肝溃坚汤,疏肝解郁,温阳健脾化湿。

  证见发热烦渴,胁下刺痛,黄疸加深,转氨酶增高,齿龈出血,甚则便血,舌苔黄腻而干,脉弦数。先用龙胆泻肝汤、救肝败毒散、黄连解毒汤等以清热解毒。待热退后,再以肝癌基本方加减应用。

  证见阴虚内热,低热不退,精神疲倦,四肢乏力,动则出汗,胃纳不佳,口干津少,舌苔少,脉细无力。此为肝癌肝肾阳虚,发展至又明显出现阴虚的时期。治疗宜肝癌基本方辅以六味地黄丸、大补阴丸或青蒿鳖甲汤等。可酌减温阳燥烈之药物或剂量,酌加滋阴佐以清虚热的药物,以达到温阳益气、滋阴清热。

  肝区疼痛加川楝子、延胡索、黄郁金;恶心呕吐者加陈皮、竹菇、半夏;黄疸加深加茵陈、桅子、郁金;腹胀加厚朴、大黄、大腹皮;便血或黑便加血余炭、茜草、仙鹤草、三七等。

  我们以肝癌基本方为主,按以上分型论治,治疗原发性肝癌,取得了较好的疗效,如辅以静脉用华蟾素注射液、参麦注射液或参附注射液,疗效更加明显。

  肝癌的症状,特别是中期后,变化甚多。传统辨证,以其癌肿在肝,辨之为肝气郁滞;以其为有形之块,辨其为血瘀,以其有癌热,辨其或为表证或为里热。治疗有清热解毒、亚洲必赢手机入口活血化瘀、软坚散结诸法,辨证不一,治疗各异,疗效亦差。

  于尔辛教授为主的专家组,根据1000多例原发性肝癌的临床分析,发现肝癌的症状,依次为上腹疼痛、上腹扪及肿块、上腹胀满、乏力、胃纳减退、恶心呕吐、发热腹泻。据中医分析,腹胀、乏力、胃纳减退、恶心呕吐、腹泻都属于脾胃证候。其中,肝区疼痛、上腹肿块、发热,一般辨证判别差异较大,但均不作脾胃辨。笔者考查中医文献,发现后3种症状,亦应视作脾胃证候。如李东垣说:脾病,当脐有动气,按之牢若痛,动气筑筑然,坚牢如有积而硬,若似痛也,甚则亦大痛,有是则脾虚病也。指出疼痛、腹块确可因脾病而致。李东垣又说:胃病,则气短,精神少而生大热,以及有所劳倦,形气衰少,谷气不盛,上焦不行,下脘不通,而胃气热,热气熏胸中,故内热。可见发热亦可因脾胃病而致。因此,笔者认为:虽然从西医学诊断来看,癌原发在肝内而为肝癌,从中医辨证来看,则属?quot;脾胃病,既不是肝病,也不是血瘀病。

  慢性乙型肝炎、肝硬化,被认为是一种肝癌的前期病变,笔者发现,在这个阶段已经可以有脾虚的表现。20世纪70年代,曾大规模地进行过甲胎蛋白普查以发现肝癌。当时,有一部分检测对象,甲胎蛋白已升高,但当时的影像诊断中未能发现肝区占位。这部分对象,在随访中,可以发现两年内肝癌出现率在10%以上。我们用健脾法治疗一部分对象,该部分以后肝癌出现率可以显著下降,在2.7%左右。

  这样,可以推断在肝癌形成前,已有较长时期的脾胃病存在。由于脾虚,可以引起气滞,也可进一步引起血瘀。又由于脾虚,可以引起湿阻,阻而化热,成为湿热。脾胃既病,又可形成胃热。在这样的基础上,逐步癌变。因此,从西医诊断为肝癌,而从中医辨证,病虽在肝,而其本在脾。

  抓住脾胃病这个核心进行治疗,就可能是治疗肝癌的本。肝癌的整体治疗,就可按这一思路进行。调整了脾胃,也就调整了整体,不仅可以改善症状,也应该可以提高疗效。

  据上述思路和方法,笔者对228例大肝癌进行了治疗,放射总量>20Gy组157例,按不同中医辨证分析。即健脾理气治疗者92例,1年生存率为86.67%±3.58%,3年生存率为55.25%±6.96%,5年生存率为42.97%±11.98%,中位53.4个月。而按活血化瘀、清热解毒治疗者65例,1年生存率为46.77%±6.34%,3年生存率为26.06%±6.85%,5年生存率为14.48%±7.19%,中位生存期为11.1个月。两组差别十分明显。各个癌肿者可以按照中医观点进行分析,明确他们各自的病本所在,辨证论治,作为整体治疗。

  脾虚则宜健脾,健脾宜温阳健脾方才切中病机,故我们认为于尔辛教授辨肝癌根本病机为脾虚与癌肿病根本病机为阳气虚并不矛盾,健脾理气之法再注重加用温阳之剂疗效更好。

  上海第二医科大学对荷瘤脾虚鼠的实验观察总结如下:消化道癌肿是我国的常见癌肿。消化道癌肿中,最常见的证是脾虚。

  我们仿北京师大曾报告的方法,用大黄、芒硝等形成脾虚模型。荷瘤后,用健脾法治疗。然后探索某些疗效机制。

  (1)脾虚鼠荷瘤以后,肿瘤的发展情况有这些特点:从移植到肿块出现的潜伏期短,肿瘤发展快,宿主全身情况差,宿主的生存期短。无论是小鼠、大鼠或裸鼠;也不论是移植HAC、BERH-2或者人体肝细胞肝癌,都有上述情况。

  (2)用健脾药治疗后,则潜伏期长,肿瘤发展慢,宿主全身情况好,宿主生存期长。与临床所见相似。与未经治疗者比,差异十分明显。

  (3)健脾药对癌细胞周期有影响。使S期比例降低,细胞增殖指数降低。在病理上也有一定改变。

  (4)对免疫调节作用。使已下降的T细胞功能恢复并提高,使已激活的T抑制细胞功能下降,使NK细胞活性提高,在诱导LAK细胞时,降低rIL-2的用量而使LAK的活性提高。

  (5)对脾虚荷瘤宿主的改变了的白蛋白/球蛋白、肝糖原、血液粘度等有恢复作用,有着整体的调节作用。

  (6)与放疗、化疗合用,使对癌肿的控制最好,免疫功能恢复,宿主生存期最长,宿主全身情况恢复。

  (7)以二乙基亚硝胺诱癌时,健脾药物对诱癌过程有阻断作用。还发现对诱癌中癌基因N-RAS的过量表达,能使之接近正常。

  (8)还发现,脾虚小鼠,只有用健脾药才能使之正常,并得以上结果。而清热解毒药,则使宿主更受损害,免疫功能更受抑制。

  总之,健脾理气中药对脾虚小鼠肝癌模型可提高免疫水平、保护肝功能、改善体内代谢水平,对肝癌细胞也有一定影响;与放疗、化疗同用增效,并有助于阻断癌变过程。这些实验结果均与临床结果相仿。从实验角度证实了肝癌根本病机为脾虚,或者脾阳虚。并宜用健脾药物,不能应用清热解毒药物治疗。

  20世纪60年代,童国泉等发现原发性肝癌舌诊特征-肝瘿线,以后有关舌诊的研究报道逐渐增多。唐辰龙等分析了100例肝癌舌质与临床的联系时发现,舌质正常者多见于肝癌早期,肝功能相对稳定,肿瘤范围较小,合并肝硬化程度较轻,生存期较长,预后较好;红瘀舌正相反。李乃民对肝癌患者舌象与病情的关系进行了研究,发现以舌边两侧青紫和绛紫舌居多,并结合舌之瘀斑瘀点,条纹线隆起物及静脉纡曲色变的多少和轻重,一定程度上可反映肝癌的病变程度。青紫舌或绛紫舌者,肝脏肿瘤多数大于5cm,且易在肝内播散,手术切除率和和切除后AFP转阴率低,易在短期内再发肿瘤常致死亡;舌质淡红或仅舌边红赤者,肝瘤多数小于5cm,一般无肝内播散,手术切除及术后AFP转阴率高,术后再发时间长,且二次或三次手术机会亦多,其预后也较好。刘浩江等对103例原发性肝癌的舌象观察表明,舌质以红绛为多,淡白次之,淡红更次之,深红较少,舌苔以白腻为多,黄腻次之,薄白更次之,薄黄较少。有学者指出青紫舌的病理因素可能与门静脉瘀血,血浆粘度增高或微循环瘀滞等有关。从中医角度来讲,则是寒与血瘀的表现。肝癌早期,舌象表现为舌质淡白或淡红,舌苔表现为薄白或白腻。寒与血瘀表现不明显,随着病情的发展,寒与血瘀则逐渐从舌象上表现出来。

  舌质青紫或紫绛,舌苔黄腻或薄黄。病情的发展与青紫舌表现程度呈正相关系。同样经我们的治疗,病情好转,青紫舌现象亦减轻。对青紫舌等的表现,中医认为是寒与血瘀,寒是根本,寒在此为阳气虚,阳虚则寒,阳虚则气不行,气不行则血瘀,所以我们应用肝癌基本方加用温阳药物,治疗肝癌是正确的,并在临床中取得了较好疗效。我们在应用中观察到,应用肝癌基本方加用温阳药物的患者,其青紫舌现象较轻,病情减轻;如停用温阳药物或应用清热解毒类药物,患者青紫舌现象加重,病情加重;反之,好转。观察舌象的变化,成为我们临床指导用药的一项重要指标(比如根据舌象变化,可调整我们温阳及活血药物的种类及剂量),对临床治疗具有重要意义。

  1.肝癌按症瘕积聚论治 以疏肝活血类药物为主组方,主要适用于气滞血瘀,肿块明显者。浙江省中医院以柴胡、茯苓、赤芍、白芍、茜草、当归、郁金、香附、蚤休、黄芩、莪术、瓜蒌、生鳖甲、虎杖、云南白药等组方,治疗19例肝癌,生存12年者5例,2~4年者2例,4~5年者1例,5年以上者6例,平均生存时间为17.4个月。

  2.柴胡12g,陈皮10g,杭菊9g,当归9g,丹参10g,八月扎20g,红花6g,茯苓12g,半枝莲25g,三棱20g,虎杖30g,丹皮10g,蒲公英20g,龙葵20g,茵陈20g。气虚加党参、女贞子;阴虚加旱莲草、生鳖甲、生龟甲、生地;肝痛加川楝子、乳香、没药;黄疸加栀子;腹胀加木香、厚朴;痞块加白英;腹水加牵牛子、泽泻、猪苓、半边莲、商陆。

  3.莪术20g,九香虫20g,柴胡10g,山慈菇20g,皂角刺10g,蚤休15g,枳壳12g,刘寄奴15g,生牡蛎20g,鳖甲15g,木香10g,陈皮10g,丹参15g,党参15g,肌肤黄疸重用茵陈蒿、板蓝根;肝区痛剧者加乳香、没药、元胡、郁金、白屈菜、川楝子、苏木、徐长卿;机体衰竭者加白芍、生地、当归、鳖甲、丹皮、山药、生黄芪、旱莲草、女贞子。

  4.夏枯草30g,石见穿15g,莪术30g,丹参30g,潞党参15g,马鞭草15g,蚤休30g,三棱15g,虎杖15g,土鳖虫15g。

  加减:腹水加泽泻、猪苓、车前子;肝区疼痛加元胡、降香、川楝子;低热加地骨皮、银柴胡、青蒿;高热加寒水石、滑石、水牛角、生石膏。

  1.腹复乐 由湖南中医药研究院潘敏求主任研制,主要成份是党参、鳖甲、蚤休、沉香等多种中药,有化瘀散结、理气健脾、清热解毒功能。对控制肝癌肿物、改善临床症状取得良好疗效,有效率达74.55%。

  2.蟾龙粉 蟾酥10g,蜈蚣、儿茶各50g,白英、龙葵、山豆根、丹参、三七各500g。共为细末,每次1g口服,每日3次,用于肝癌热结者。

  3.复方木鸡冲剂 由云芝提取物、广豆根等组成,对甲胎蛋白持续低度阳性者有转阴作用,从而提示对肝癌有一定预防作用,并用于慢性乙肝及早中期原发性肝癌。该药的成分中含有核桃皮,对提高细胞免疫功能作用明显。

  4.斑蝥制剂 关于斑蝥对肝癌的治疗作用研究颇多、斑蝥剂型也较多,如斑蝥素片、羟基斑蝥胺片、复方斑蝥片、复方斑蝥素胶囊、斑蝥素注射液、羟基斑蝥胺注射液等。有些剂型属于中药西制,有效成分已被提纯,广泛应用于临床。

  5.金龙胶囊 由鲜动物中药研制的专门抗癌制剂,让鲜药在抗癌中发挥作用。这是李健生教授在中药应用中的一大特色。中药鲜用在加工、炮制、保存、制剂等方面都有独到之处,在疗效上也显示了良好的作用。

  6.莲花片 主要成份是蚤休、半枝莲、山慈菇、莪术、三七等。每片0.5g,每次6~8片,可连服数月至一年。该药在各地应用较久,适用于肝热血瘀而正气未衰的肝癌患者。

  7.醒脑静注射液 由郁金、冰片、桅子等成分组成。主要作用为清热解毒,醒神退热,凉血活血,行气止痛。对发热、中枢神经系统疾患、肝昏迷、肝性脑病、中毒性脑病有一定作用。该药在肝癌患者治疗中应用机会较多,例如癌性发热、肝昏迷、凝血机制紊乱引起的出血、肝功能异常等均可试用本品,而且在肿瘤急诊抢救中常可发挥作用。该药有2/ml支、5ml/支、10ml/支等3种规格,可供肌内及静脉给药。一般多用本品20ml加入5%葡萄糖注射液500ml中静滴,每日1~2次。尚未发现明显毒副作用。

  8.蟾酥注射液 每次6ml,每日1次,静脉注射。连用5天休息2天为一周期,4个周期为一疗程。适用于膈下积聚之肝癌肿块型。

  9.鸦胆子注射液 每次4ml,每日1次,肌内注射,30天为一疗程。适用于肝癌黄疸者。

  主穴:百合、双侧胃区(头部皮针)、内关、三阴交。配穴:肝俞、肾俞、命门、阿是穴。将针刺入皮肤得气后,将针轮流捻转3次后即退针。穴位注射:取足三里、大椎、阿是穴,将20%~50%胎盘注射液2~4ml注入,每次可注射总量为10~16ml,每日或隔日一次,15次为一疗程,休息3~5天,再开始下一疗程,并配合中医辨证治疗。

  取穴曲池、下巨虚,两侧交替。每次每穴注射维生素K34ml,针刺深约2~3cm,略作提插,得气注药,危重者每日2~3次,于每天上午6~9时阳阴经开穴时间作穴位注射,并配合其他治疗,用于肝癌并发上消化道出血。

  1.癌痛散 山柰、乳香、没药、大黄、栀子、白芷、黄芩各20g,小茴香、公丁香、赤芍、木香、黄柏各15g,蓖麻仁20粒。共研细末,加鸡蛋清适量,和匀成糊状,敷于散门穴,6~12小时换药一次,配合内服中药汤剂。适用于肝癌疼痛者。

  2.消肿止痛膏药 龙胆草、铅丹、冰片、公丁香、雄黄、细辛各15g,生南星20g,制乳没、干蟾皮、密陀僧各30g,大黄、姜黄各50g,煅寒水石60g。各为细末,和匀。用时酌取药粉调入凡士林内,摊于纱布上,贴敷肝块部位,隔日一换。如局部出现丘疹或水疱则停止使用,待皮肤正常后再用。适用于肿块疼痛者。

  3.大黄、姜黄、黄柏、皮硝、芙蓉叶各50g,天花粉100g,雄黄30g,生南星、乳香、没药、冰片各20g。共研细末,和匀水调成厚糊状,摊于油纸上,外敷肝区疼痛处,隔日一次。

  手术治疗是目前对早期肝癌最好的治疗方法。早期肝癌手术切除后,1年生存率达80%以上,5年生存率达50%以上。如在术后辅以中药、化疗或免疫治疗,可以获得更好的疗效。另外,通过手术进行各种肝癌局部治疗(如肝动脉结扎、术中肝动脉栓塞、术中瘤内无水乙醇或其他细胞毒药物注射、液氮冷冻治疗、高功率激光气化、微波治疗等),还可通过手术为术后综合治疗创造条件(如肝动脉插管供术后化疗灌注、肝动脉内导向治疗或栓塞治疗,术中银夹定位供术后准确局部放射治疗等);对亚临床期复发与转移可予再切除。对综合治疗后缩小的肝癌行二期切除。肝癌并发症包括急诊的处理,有时也需手术配合。

  1.传统概念认为肝癌切除宜作规则性切除,但小肝癌的治疗实践表明,在伴肝硬化的情况下局部切除不仅明显提高切除率,且明显降低手术死亡率,并取得与肝叶切除相仿甚至更好的远期疗效。

  2.过去认为根治性切除后,一旦肝内复发不宜再手术,而近年来实践提示,亚临床期复发是再切除的良好对象,宜积极再切除。

  3.传统概念认为,切后一旦有肺转移即属晚期,而目前认为单个肺转移灶为再手术的良好形象。

  4.传统做法对不能切除肝癌视为不治,即使肿瘤缩小亦不求进一步切除,目前认为只要肝功能尚可,技术上有切除可能者,宜积极进行二期手术切除,其疗效与小肝癌接近,即还有获得根治的希望。

  5.过去认为肝癌一旦有黄疸即为手术禁忌,近年来发现肝门区肝癌压迫导致梗阻性黄疸者,如余肝较好,应采取积极治疗(如肝动脉结扎、插管化疗、局部外放射等),常可使黄疸消退,甚或因肿瘤明显缩小而获得切除。

  3.肝功能代偿好(A/G不倒置,胆红质在正常范围内,凝血酶原时间为正常值的50%以上,SGPT无显著异常);

  手术切除方式通常有左外肝叶、左半肝、右半肝、右三叶、中肝叶切除等。手术方式的选择应取决于肿瘤的大小、部位、数目、有无肝硬变与轻重程度、肝功能代偿及全身情况。手术切除应力求较小的手术范围、最小的手术危险性而又能获得较好的远期效果。左叶肝癌可作左外叶、方叶甚或左半肝切除;而右肝癌多难耐受肝叶切除,故在周边者可作楔形切除,位中央表面者可作梭形切除,右叶深部者可切开肝实质再作局部切除;位于肝门区者大多只能沿肿瘤包膜剜出。肝门区肝癌不太大者目前大多已能切除。早年有时采用血流阻断低温灌注无血切肝术,这种方法复杂故已少用,亦有用常温无血切肝术者。应控制肝上与肝下方的下腔静脉并进行肝门阻断。另外,随着科学的发展,肝移植术亦成为一种重要的手术方式。

  在有手术指征而探查的病例中,约60%~70%证实无法切除,在普查发现的较早期的肝癌病例中,也有30%~40%无法切除。近年来采用的非手术切除的外科治疗,有助于改善这一部分病人的预后。在手术探查中对这部分病人在术中可采用以下治疗:

  1.肝动脉插管灌注药物(HAI) 该法可使肝脏局部有较高的药物浓度。通常静脉应用无效者经动脉灌注多有一定效果。上海医科大学肝癌研究所对此有所改进:

  (1)通过解剖肝门明视下插管至患侧肝动脉支,并以美蓝核实导管放置正确位置;

  (3)改进灌注药物,经临床观察,提示DDP为首选药物,通常每天10mg,连用10天为一疗程,每3周可重复,至总量500mg。

  (4)其他亦有用MMC、ADM、MTX等的,近年来还经肝动脉导管灌注导向治疗药物,如131I-铁蛋白抗体。

  2.肝动脉结扎(HAL) 肝癌90%的血供来自肝动脉,因此,结扎或栓塞肝动脉,可导致大量肝癌细胞坏死,而正常肝组织可以耐受,且6周后侧支循环可以开通。其主要并发症为肿瘤大量坏死时引起肾功能衰竭,死亡率为10%。近年来,采用间隙阻断或采用可重新复通的栓塞剂,可以避免这类并发症。肿瘤超过全肝的70%,肝硬化严重者,不宜采用这种治疗方法。

  3.化疗栓塞 剖腹探查时,如肿瘤不能切除,可经肝动脉注入类似丝裂霉素的缓释药物,而后再以明胶海绵将肝动脉栓塞。此法即可起到缓慢释放化疗药物于局部,达到化疗抗癌作用,又可起到肝动脉栓塞阻断积血流供应的目的,对改善预后有一定益处。

  4.肝癌灶内注射无水酒精 经过肝脏CT或B超检查以及剖腹后认为不能切除的癌肿,特别是多发的小于3cm的癌肿,采用于癌灶内注射无水乙醇的方法,也是很好的姑息疗法。

  通过上述治疗后,一部分病人可见肿瘤缩小,如有切除可能,仍应不失时机切除之。

  1.术前应给予当归地黄汤加减,以滋阴补血,如肝功能异常者(SGPT、GGT显著增高)可酌情延长术前准备时间,并应用包括中药与护肝治疗。术前不宜用清热解毒、活血化瘀、破气破血的中药,大剂量化疗亦宜避免,以避免出血或诱发肝昏迷。

  2.以手术为主要治疗手段时,中药宜予温阳益气,健脾止血。常用当归地黄汤合桂附地黄汤加减:当归12g,生地15g,山药12g,山萸肉12g,泽泻6g,桂枝9g,炮附子10g,枸杞子15g,丹皮9g,茜草6g,仙鹤草9g,炙甘草6g,水煎服,每日1剂。

  术后早期给予生脉散合调胃承气汤加减(人参、当归、麦冬、五味子、制大黄、枳壳、薏苡仁、仙鹤草等)。吴孟超在手术第1天经胃管注入调胃承气汤,术后50小时即排气排便。如术后脉数、苔黄、口干渴,可用生脉散。低热者用青蒿鳖甲汤和膈下逐瘀汤,并用抗生素,恢复后予以六君子汤加味,可使肝右叶切除者病情较平稳。

  于尔辛、郁仁存等撰文,认为术前、术后并用中医中药治疗,可望提高手术切除率,促进术后康复,提高5年生存率;一般术前可用补中益气汤等健脾益气药,以增强机体应激能力,术后可用小柴胡汤等,以促进机体及肝功能的恢复,此外还可根据病人不同情况,采用适当的多种方法综合治疗,以提高远期疗效。

  由于肝癌晚期患者的体质差,免疫力低下,不适合的方式常常会使他们的元气大伤,生活质量急剧下降。所以建议您采用(射 波.刀】来治疗,(射 波.刀】是唯一综合“无伤口、无痛苦、无流血、无麻醉、恢复期短”等优势的全身放射手术形式,患者术后即可回家,建议您具体了解(射 波.刀技术治疗肝癌)方面的 介绍,能更具体解决您的问题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