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伯特·巴罗:贸易摩擦将对全球经济构成严重威

2018-12-25 06:49 来源:未知

  和讯期货消息 9月8日-9日,2018第三届中国(郑州)国际期货论坛在郑州国际会展中心举行。9月9日上午,主题为“新理念 新征程 新作为 —期货市场服务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系建设 ”的主论坛召开。在9日举行的主论坛上,哈佛大学沃伯格经济学讲座教授罗伯特·巴罗(Robert J.Barro)在围绕与贸易及美国政策有关的世界经济展望发表主题演讲时表示,目前世界经济最大的悬念来自中美贸易摩擦,这将对全球经济构成严重威胁。

  巴罗表示,贸易摩擦是由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关税与威胁引发。事实上,贸易摩擦是一种重商主义,其认为出口很有吸引力,因为它们代表了国内生产和美国就业,而进口是不可取的。重商主义观点中,贸易的好处来自于卖东西,这将导致资产积累,而买东西则看起来很糟糕,耗尽资产。巴罗认为,从销售商品中获益的实际是购买商品的能力、中间商品以及消费品。巴罗说,毫无疑问,自由贸易对整个世界都是有利的。

  关于贸易逆差的问题,巴罗说,事实上美国与中国的双边贸易逆差确实很大,每年约为3000亿美元,但对应美国获得许多优质低价的商品,这为美国消费者、美国经济带来巨大利益。如果削减这个费用,这对美国来说是一个巨大的代价,对中国来说也是如此。此外,贸易摩擦将对全球经济构成严重威胁。

  罗伯特·巴罗:今天我想讲的主要是关于全球的经济,关注在各个方面,比如说国际的贸易,还有最近遇到的一些问题,比如说中美贸易战…,比如说美国的宏观经济的一些政策。现在全世界的经济上空悬浮着一些乌云,特别是贸易战,特别是在中国和美国,以及其他的一些国家中间,可能会出现这个贸易摩擦。现在的这个问题,一开始是由美国总统开始的,对于关税还有其他更多的一些政策方面会产生一些负面的政策出台。对于中国来说,中国作为特朗普政策的应对它可能会出台一些紧缩的政策,或者是限制贸易的一些政策,在中国和美国之间会看到越来越…

  其实我觉得美国它是现在的这种管理方式,中国其实……我们也要看现在的现实状况。国际的贸易好处是来自于要买的是什么,比如一些日用品,或者是电子产品等等,他们也会对于价格有所影响,不同的贸易政策,也会对于各方产生一些利益上面的影响。其实我们也看到,自由贸易是对于全世界都会有好处的,不同的国家应该是共同携手,持续的来推动国际的贸易。当然,我们也是看到双边的一些赤字,比如说贸易的逆差,比如说美国对于中国来说贸易逆差。其实每年美国的贸易赤字还是在不断上升的,对于中国来说。现在我们可以看到,对于美国来说有一些好处就是来自中国的便宜商品对美国的普通人民来说是有好处的,比如各种产品,各种日用品,长期的都不断的出现在美国的海岸上,但是美国这一届政府它仍然关注这一点上,他们觉得廉价的产品对于美国是有坏处的。事实上,贸易战主要是针对这些来自于其他国家到美国的这些货品,这些货品其实会对于其他的比如说中国等等也会有影响,如果说这个贸易战开始的话,就会对于中国来美国的商品征收更多的关税,这样的话对于中国来说也会受到这些方面的影响,因为它的成本更高了。我觉得这个也是比较严重的一个威胁,对于股市,并没有说把这个贸易战看得这么大,这么严重。我也尝试观察一下股市的行为,如果贸易战是一个威胁的话,或者在其他的地方我们会看到的话,其实你会看到,对于像未来的一些事件,会出现更大的升级。在股市,比如卖出的价格也会出现一些影响,目前为止并没有看到。所以我们觉得和贸易相关的这些事件,我们是会进一步的观察,来看一下是否股市会受到这个市场的影响。同时,我们看期权的价格,它是否显示了对于这些贸易战方面会产生新的一些影响。就像美国它也是对于中国的贸易也会有一些威胁,当然,反过来中国也可以采取更严肃的一些措施作为应对。其实美国还是有一些复苏的,近几年来说,如果在贸易上有任何积极的一些新闻的话,比如说美国愿意跟墨西哥来签一些协议,或者是跟加拿大签协议,对于贸易方面,中国和美国出现的贸易摩擦并没有说是所有的人都对这个反馈是非常负面的。我们还是看到一些积极的信号的,我们看一下最近的美国宏观的政策,比如说税收方面,不管是对国家还是对于个人的一些税收,在监管方面也是有所变化,比如说在生产效率提高方面的尝试有所提高。我等会还会讲到监管,以及贸易战。这是美国宏观政策的三个方面,我今天想讲的。

  我接下来想讲几点关于美国在2017年的时候要进行的税收方面的一些改革,其实很多经济学家以及政策的制定者等,他们对此并不是同样的意见,他们的分歧还是非常大的,有些人说经济的增长是会受到很重要的一些影响,受到税收政策的影响,但是有些人认为并不会对于经济增长有影响。

  首先,公司税收方面的改革产生的影响。如果看一下这个表的话,我们可以合乎看到其中2017年非常重要的这些税收改革的一些特性,总的来说,它的大方向还是说对于公司来说有更好有利的方面,它是希望促进美国的经济的增长。我们也是尝试来看一下这个结构,这是两个主要的……在老的系统里面差不多是80%,所以一块钱你可以获得减税是80%,也就是说8美分。这个是老的系统。新的系统是100%的花费,比如说在某些时间段可能会有一些变化,但是总的来说,可以比较一下这个老的系统和新的系统在设备上面的花费,对于有效性上面的影响。再看结构,差不多两个一样,都是1/3,34%。经济学家通常也会在想,在使用的成本方面的投资,如果说你投资的话,你肯定想要获得值得的投资,你想要看到它的回报,所以你看一下使用完客户的成本是否能获得回报,我们也是进行了一个比较,从结构方面,它在新的系统上面是12%,从老的方面,像设备的线%,如果说有一年的话,想要获得投入的一个回报的线%。同时,还要看一下它减少的这个数字在这个花费上面。如果看一下结构,我们使用的成本是从之前的14%下降到12%,也就是说有11%的下降,因为在税收方面的减少,根据媒体的一些报道,它其实改变的不是特别大。把所有的这些因素结合在一起,最后能够做这么一个模型,我今天就不说这个模型的细节了,我们可以获得长期的成本劳动力比率,它是展示了长期的投资回报,它可以提高结构上面16%,设备是14%。同时,我们可以看到每一个工人的产出可以有5%的提高,这是从我们公司税收方面的改革之后产生的影响,这是公司方面,我们需要看一下更多的分析,把这个转换成对于总的GDP每个工人的数据,它是有4%的提高。如果把这个变成增长率的话,差不多十年来看的话,通常我们是看十年,增长率是会上升0.2%,并不是特别多。如果你考虑增长这个0.2%的线%,所以对于美国的经济来说,每年它是每个工人十年的增长率会达到0.2%。所以我们再看另外一个方法,尝试想看到类似的估值,我们看更加广泛的更多的一些国家,看一下多国家的增长的分析,从2005年一直到2015年,我们要考虑是哪些因素可以在这个系统里面是有影响的。看一下美国2017的税改的影响,我现在是把100个国家放进来看,我们是从1965年一直到2015年,所以你可以看到这是非常长的时间,而且是比较大的样本量。一个模式是展示这些数据,这个是叫做收敛的一个模式,一个国家GDP的水平在某一段时间之内,可能从1965、1975,每十年,我把它画到这个图上,看一下它对经济增长的影响。我们可以看到,考虑所有的这些影响,对经济的增长来说,我们看到很多的常量,比如说国际的开放等很多其他的因素。这边所表明的,它就是收敛的这个铁率,它的这个增长会逐渐的下降,它每年会有2%的收敛率(音)。这样的一个范式也表会让我们做出同样的预测,也就是中国的增长速度也会有非常大幅的下降,也就是中国的GDP已经从8%降到6%。所以这个分析也表示它的下降速度可能每年会3%的下降速度,它也是增长类的发展的速度,因为当它资本的积累越来越多的时候,它的回报率也会下降,我觉得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的增长率会下降的原因,我觉得也是非常明显的,中国也是符合这样的收敛的情况。很多东亚的经济体也是非常相似,日本、韩国也是有这样的一个模式的出现。

  所以说我看了这个系统,到底它对企业税会有一些什么样的影响,我就用了美国企业研究所一些税务的数据,通过它来看税率对企业表现的一些影响,对企业利润的影响。从70年代开始的一些数据,通过这个做出来一个估计,我们看到在十年的时间里面它平均的增长率是每年0.4%,它会有积极的影响。如果说企业税有12%的下降能够带来一些积极的影响。所以说这里的预测就是说企业税率下降,也就是在2017年所推出的减税,它是我前面这个分析的两倍左右,所以这也能够让我们大致了解一下它会产生什么影响。我们会看到增长率和企业税率之间的关系,在美国的个人所得税也是非常重要的部分,因为美国的税务改革也包括了个人所得税的下降,基本上降了3%左右。如果说我们考虑到它的整个的税收的体系减免,差不多是2%到3%左右,因为还要基于它的所得税税收的减免。所以根据我原来的模型,我们可以来估计一下,对个人的所得税和GDP增长的关系,那我们可以看到,在两年的时间里面,在2017年美国的税务的改革对于经济的增长,能够达到千分之五左右。它如果说降至0.2、0.3,人均GDP增长在过去的两年之内可以达到……这对于美国的税收来说是比较积极的结果。我们对于短期的一些影响是来自于个人所得税,但是对于长期来说,它主要是来自于企业税务的减税,而不是来自于个人所得税。这样他们可能会更相应的对企业来进行投资,也就是说短期是来自于个人所得税的影响,长期是来自于企业税务的影响。我还看了另外一个方面,也就是监管的改革,我们有个统一的观点就是,监管如果说透明的话可能会对市场的活动产生一些负面的影响,会放慢经济的增长。世界银行有一个指数,关于营商的便利度,它也是看到在跨国的样本当中对经济增长的一些影响,他们做了一个调查,他们从2004年就开始发布这样的一个指数,数字化现在已经有190个国家的数据了,所以说是非常大的一个样本量。世界银行它在这张图里面可以看到这个水平,是以营商的成本,亚洲必赢手机入口这是在2010年的数字,左边是对它的增长率,也就是它根据这个监管的环境和实际的经营增长之间的关系。这个指标它现在包括十个部分,第一是你创业的…它的灵感是在秘鲁所做的一个研究,也就是说你要获得批准在秘鲁开一家公司的话,你需要填写多少表格,所以他们就开始考虑到监管方面的措施。银行的项目是先从一个方面开始,逐渐扩展到其他的一些领域,比如说像施工的许可,缴税,还有解决偿付能力等等。但是在这个指数里面,在抱怨世界银行的这个项目,它希望能够让它把这个东西完全的放弃掉。世界银行设立一个委员会,做了一个调查之后,他们觉得这个项目是非常好的,所以决定不愿意放弃这样一个项目。中国的评级根据这个系统也是有所提升,中国就没有再提出要取消这个指数。所以说我们要知道中国的排名的线多个国家里面中国排在第178位,但跟之前2016年的数字,中国是排在124位,所以中国在这个指数上也是有了很大的提升的。对于美国来说,美国原来是在比较靠前,现在它是有所下滑,现在落到了第六位,这是根据世界银行对监管法规的一些考察。那我们想想看,对监管的一些改善,我们可以看一下美国它们做了一些什么来进行改善,在新西兰也是如此,它的增长能够带来2%左右的增长。问题是美国是不是对它的监管的环境真的是有所改善,其实有很多的故事是关于监管,最近有一些什么样的改善,特别是跟能源,还有金融方面的一些领域,这些领域里面在过去几年监管是有非常显著的提升。在大萧条之后已经有了很多的改善,在那几年是有过度监管的情况,但是现在已经有很多的改善,也显示这些改善是在发生当中,但是并没有量化的一些指标。如果说我们看一下美国在世界银行的指数里面,我们可以看到它在2017年是排在第八位,但是2017年它只是年中的情况。我们比较一下最新的情况,2018年是排在第六位,其实这个数字是来自2017年6月份左右。但是另外一方面,当时政府上台刚刚几个月的时间,所以目前对世界银行这个项目还没有太多的数据来看到底美国在监管方面是有所改善还是有所恶化的。我们还有一种对美国的监管其他的一些……它会把它做一个实例进行计算,对它进行统计。如果你数一下这些数字,他们在这个项目当中对这些词进行计算之后,从1970年的…也就是每年增长2.1%。在奥巴马政府之下,这个增长是每年1.5%,在特朗普政府之下,它每年的增长在2017年只有0.2%。已经接近0,比过去要好很多,所以显示它对监管的影响是有所下降的。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