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并未公开表达更加偏向卡伦鲍尔继任党主席

2019-04-26 21:02 来源:未知

  本文是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及同济大学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与澎湃新闻国际部合作推出的“同观·德国”专栏的第24篇。12月7日到8日,基民盟党代会将在德国汉堡举行,默克尔已表示不再担任党主席,谁将会成为基民盟新的党主席?基民盟党首易人又将对德国政局带来多大的不确定性?

  德国总理默克尔领导的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将于12月7日至8日在汉堡举行全国党代会。此次会议将选举出新的党主席,接替已担任这一职务18年之久的默克尔。目前看,基民盟秘书长安妮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联盟党前议会党团主席弗雷德里希·默茨和卫生部长延斯·施潘是呼声最高的三名候选人。这是11月9日在德国柏林拍摄的(从左至右)弗雷德里希·默茨、安妮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和延斯·施潘的资料照片。 新华社 图

  12月7日到8日,第31届基民盟党代会将在德国汉堡举行。由于德国总理默克尔此前已宣布不再寻求继续担任基民盟主席,本次党代会将选举产生新的党主席。

  默克尔所在联盟党(由基民盟和基社盟组成)在2017年的联邦选举、2018年的巴伐利亚州和黑森州议会选举中得票率与上届相比分别下降了8.6%、10.5%和11.3%,这是民众在向默克尔本人和政府表达不满释放的信号。默克尔在党内的权力地位已遭极大削弱。她宣布放弃竞选党主席职位,这不仅是为了缓解2017年联邦议院大选以来党内和国内的政治压力,更是为其顺利完成第四任期保驾护航、体面走下政坛做铺垫。

  默克尔能否如愿,就得看哪位党主席候选人能够党代会上胜出了。目前基民盟党主席职位的角逐逐渐从白热化阶段过渡到冲刺阶段,候选人中的两强,即卡伦鲍尔和默茨已从三位主要候选人中脱颖而出。

  基民盟党主席的三位主要候选人分别是:安妮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弗里德里希·默茨(Friedrich Merz)、延斯·施潘(Jens Spahn)。三位候选人根据其自身的优势劣势,采取不同的竞选策略。

  卡伦鲍尔采取的策略是借助其丰富的执政经验开展竞选。她是党内成长起来的政治家,从基层逐步上升到领导层,不仅熟悉联邦州内具体的内政、教育和社会事务,还有作为州长(2011-2018)的履历,并于2018年2月出任基民盟秘书长,虽然党秘书长没有实权只是处理党务工作,但却可借此广结人脉、拓展知名度、打造权力基础以及提升党内声望。此外,她还具有天然的优势,即来自基民盟妇女联合会的支持,在全部有权投票的党代表中有约350名女性。

  当默克尔宣布不参加党主席竞选时,承诺不会干预新任党主席的选举,也是为了避免给其亲信卡伦鲍尔帮倒忙。为了规避默克尔给其带来的负资产,她在竞选演讲中努力与默克尔政策划清界限,强化其保守派政治形象。在极具争议的难民问题上,她明确提出要修改完善,主张立即遣返有犯罪记录的难民,强调加强安全政策;在社会议题上,她支持最低工资标准法案,同时想要改革和完善德国目前的养老制度和哈茨四(Hartz IV)社会改革方案;在外交议题上,她则强调德国对欧洲的责任。

  默茨在竞选中的杀手锏则是其丰富的经济管理能力,2002年他在只当了两年的联盟党议会党团主席后便被默克尔夺走,后来退出政界,活跃于商界。这一经历对其竞选有利也有弊,利在于:没有过多受到默克尔政策的影响,有利于基民党塑造新形象,推行新政策,给民众带来新希望;弊则在于:他长期脱离政界,党代表对其执政能力存有置疑,其在党内声望也不及卡伦鲍尔。这就意味着,默茨要想赢必须兵行险招,态度强硬地表达政见,来说服党代表。目前他的支持者主要来自中小企业和经济协会的党代表。

  比如在难民政策上,默茨主张收紧政治避难政策,提及要修改德国《基本法》内有关庇护权的条款,另外他还警告基民盟的社会民主化,意指不能一味接受社民党的立场;在经济政策上,提倡自由经济;在社会政策上,他不反对最低工资法案,且认为哈茨四是社民党最伟大的成就之一;在外交政策上,他对德国未来在欧洲和世界的角色尚未有明确态度。

  如果说默克尔是卡伦鲍尔的靠山的话,默茨的巨大靠山则是基民盟党内元老、前财政部长、现任德国联邦议院议长沃尔夫冈·朔伊布勒(Wolfgang Schäuble)。就在党代会即将召开之际,基民盟内部紧张加剧。默克尔的另一位亲信、前总理府部长、现任联邦经济部长彼得·阿尔特迈尔(Peter Altmaier)出面公开指责朔伊布勒两日前支持默茨继任党主席。阿尔特迈尔表示,此前出于对代表们的尊重,他并未公开表达更加偏向卡伦鲍尔继任党主席,既然朔伊布勒打破了这个原则,他也毫不忌讳的表达:卡伦鲍尔才是能给基民盟带来机会重获民众支持的最佳人选。其实,这正是卡伦鲍尔在“默默”享用默克尔在党内的政治资源。

  相比之下,施潘获胜几率不高。他采取的策略是公开批评另外两位候选人,如批评卡伦鲍尔反对同性婚姻,间接指责默茨阔别政坛太久缺乏政治经验,反驳默茨批评基民盟容忍德国选择党进入联邦议院。22岁便入选联邦议院议员,35岁担任联邦财政部副部长,38岁成为默克尔第四任内阁成员,担任卫生部长的施潘,曾因猛烈批评默克尔的难民政策受到党内保守派青睐,不过同为保守派的默茨也对默克尔的难民政策不满,降低其政策辨识度。为了赢得党内保守派的支持,他还需要证明他可以给党内带来新气象,不再重复默克尔的举措。因为他的年轻可能给党内带来新思想和动力,然而也是由于他太年轻,暂无法胜任接管一个政党或政府,而且在党内没有强大的靠山,暂时无法与另外两位候选人相抗衡。不过,他仍可借助竞选党主席来积累党内声望,推动基民盟内部的变革。

  在本周末举行的基民盟党代会上,来自该党17个地方联合会的1000名以及1名驻布鲁塞尔联合会,共计1001名党代表投票选出党主席。候选人若要胜出,必须达到半数以上的有效票,如没人获得多数选票,将对第一轮得票最多的两位候选人进行第二轮投票。四面楚歌的默克尔即将走下“主席台”,基民盟党内保守派和自由派思考的主要问题是:希望通过党主席的新面孔和新举措,向民众传达突破和变革的信心,以期挽回基民盟支持率下跌的颓势,巩固其第一大党的地位。

  对于新任党主席能否与默克尔好好合作,也被视为党代表考核候选人的标准,不希望新的党首对抗默克尔,推动新的联邦议会大选,避免给民众留下基民党内部政治纷争和德国政局动荡的印象,所以多数党代表们希望稳中求变。就此而言,卡伦鲍尔将比默茨胜算要大,务实可靠的个性成为她加分项,而默茨的难题在于,一方面要证明自己不会沿袭默克尔的政策,另一方面还要证明若成为党首,会把国家利益放在首位,他强调回归政界并非为了报复默克尔,将与默克尔友好地合作。1001位党代表同样面临类似困境:一方面希望选出一位未来在联邦议会有竞争力的新党首,可以跟默克尔以往的政策划清界限,延续这些来自联邦各州的党代表们的政治生涯以及提供晋升机会;另一方面希望新党首不要过于冒进,推动重新选举,危及自身利益和当前的政治格局。

  德国第一大执政党基民盟新任党主席之所备受关注,是因为新党首不仅影响基民盟未来的发展、默克尔的政治生涯,还会影响大联盟的执政前景以及德国的内政格局。从现在德国主要政党走势来看,基民盟党主席很可能是下一届德国总理,那么新的基民盟主席也将决定德国和欧盟未来外交政策走向,包括中德关系的未来发展。

  作为基民盟成员,考虑到不同候选人与默克尔的关系,会给默克尔完成本届总理任期带来不同压力。在分析人士看来,除了卡伦鲍尔,默茨和施潘都有可能威胁默克尔的总理位置,不过施潘在竞选中处于劣势,默茨本人可被视为不确定因素。而新任党主席如果不能保证联盟党在提前的联邦选举中取胜,便不会发展到对默克尔“逼宫”的地步,基民盟党内会努力延续大联盟执政,借执政党的身份努力扭转该党在民意支持中的颓势。就目前的形势来看,卡伦鲍尔的胜算较大,也是默克尔中意的为其第四任期保驾护航的最佳人选。

  除了基民盟新任主席对默克尔的容忍度、在党内的影响力、对大联盟的态度和对权力的渴望度,还有诸多影响德国政局的不确定因素,比如:基民盟内部的分歧、基民盟和基社盟之间的矛盾、大联盟政府中忧虑自身前途的社民党、反对党可能的杯葛行动,这些都可能成为默克尔以及大联盟的“催命符”,这也正是默克尔将其“放弃竞选党主席仅留任总理”的决定视为冒险的主要原因。

  近日,美国商业杂志《福布斯》公布了“2018年全球最具影响力女性”榜单,至今德国总理默克尔已经蝉联了8次世界最具影响力女性桂冠,虽然由于近年的难民政策使其在德国的支持率不断下降,她仍被视为欧洲的领导人,曾带领欧洲摆脱经济危机实现经济增长;虽然她放弃连任党首一职,个人权力被弱化,但她在欧盟仍有政治影响力。但总的看来,默克尔若想体面走完第四任期,未来政府工作如履薄冰!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